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3)【作者:nana12345】
字数:15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3)彻夜奸汙,便盆凤梅,舌阴酿枣,恐怖耳闻

  龙爷疯快的吻着我的嘴,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被征服的快感,龙爷把我旗袍的纽扣全部都解开了,胸部右肩露出了我米白色的胸罩,龙爷把我的胸罩右肩的带子褪了下去,使劲的从我的嘴,面颊,脖子,把嘴移动到我的胸部,吻着我的胸。

  龙爷坐了起来,稍微抬起了我的屁股,把我的丝袜和内裤一下子脱了下来,然后解开我的手铐,又把我扶起来,把旗袍撩起来,从下到上脱了下去,我浑身赤裸着坐在床上,一只手害羞的护在胸前,一只手捂在阴部的位置。我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一个男人这样的侵犯,虽然上午王老头夫妇也玩弄过我,但是和这次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龙爷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他现在想和我真正的做爱。

  龙爷又过来把我压在他的身下,把我压倒在床上面,他把我护着自己的胸和阴部的手挪开,但是害羞的我又极力的想在这个男人面前用手掩盖住自己的羞处,我和他挣紮着,「骚货,还真骚,就喜欢你这样害羞的,哈哈哈哈……」龙爷用非常大的力气把我的双手压在枕头两侧,我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突然「啊」的尖叫了一声,龙爷用牙齿一下一下的咬着我的乳房和乳头,「不要啊,不要……疼死我啦……不要啊……」我大喊着哀求着他,但是他却一点也不理我。我又开始下意识的想和他挣紮,但是我的手始终被他死死的按着。
  龙爷就这样趴在我的身上享用着我的身体,享用着一个月之前还是那么冰清玉洁,纯朴天真的农村女孩子的身体,现在这个纯朴天真的女孩子却被禽兽般的虐待蹂躏着。

  龙爷松开了我的双手,我终於可以活动一下我已经发麻的手腕了,我用手捂着自己被咬的发痛的胸,另一只手刚想去捂住自己的阴部,龙爷就把我的这只手挪开了,然后她把我的双腿劈开,「哈哈,好嫩的逼……」龙爷看着我的阴部说了一声,我觉得好害羞好害羞,一个女孩子最私密的地方居然被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评论者,而且还赤身裸体着面对着这个不认识的男人,无能为力的被他蹂躏强奸。

  龙爷把我的两条腿分开,略微抬起我的屁股,然后我看见他试图把自己的粗大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我本能的去捂自己阴部,一边带着哭腔抽泣着哀求他说:「求求你了,不要啊,不要……」龙爷过来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我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看着不听我哀求的龙爷,他一下子就把粗大的阴茎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感觉阴部有一股非常充实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和王老头用按摩棒折磨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龙爷趴在我的身上用力的抽插着我的阴道,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从我的阴部,腰部,瀰漫至全身,我终於忍不住了,喘息慢慢变成了一阵阵的呻吟。

  「臭婊子,真他妈骚,骚货,贱货,浪逼,厕所,便盆……」龙爷一边插着我一边嘴里骂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侮辱我的字眼,随着羞耻感我的快感也越发的强烈。

  就这样龙爷一边骂着我一边在我的阴道里面使劲地抽插了好久,我感觉我自己都快虚脱了,龙爷突然把阴茎从我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骚货,把身子翻过来,把屁股撅起来!」龙爷一边命令着我一边用手翻着我的身体,我顺从着翻过身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我精神已经完全恍惚了,陶醉在被羞辱被强奸的扭曲快感里面。

  龙爷把手指伸进了我的嘴里,叫我吸吮她的手指,他的手指被我的口水浸湿了,然后龙爷慢慢地把这根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我害羞的把脸埋在枕头里面,然后我感觉到龙爷慢慢地用这根手指在我的肛门里面转,撑着我的肛门壁,然后龙爷又把中指慢慢的塞进了我的肛门,食指和中指在我的肛门里面揉着,「放松,臭婊子!」龙爷命令着我。等了一会,我感觉到龙爷把阴茎顶在了我的肛门口上面。

  「不……啊……不要……不要……」我哀求着龙爷,但是好像龙爷越听我的哀求反而越起兴致,突然我感觉到龙爷的阴茎慢慢的伸进了我的肛门里面,这种充实感比阴茎插进我的阴道里面的时候更加的明显,好像大便一样的充实感,我感觉龙爷把整个长长的阴茎都插进了我的肛门,然后龙爷抱着我的屁股就开始在我的肛门里面抽插了起来。

  这种快感不像抽插我阴道的快感,夹杂着羞辱,隐隐约约慢慢直到强烈的快感,我不停地呻吟着,龙爷还一边拍打着我的屁股,一边拍打着还一边骂我骚货,贱货,厕所。一个纯朴天真的农村女孩子就这样在床上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糟蹋着,这个男人在我身上汲取着快感,羞辱,委屈,屈辱,还有肉体不能抗拒的快感都交织在了一起。我不知道我被这么抽插了多久,我感觉肛门都快被插肿了。
  龙爷这时突然一下子把阴茎从我的肛门里拔了出来,我啊的叫了一声,然后龙爷用手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拽了过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沾满我粪便味道的阴茎插进了我的嘴里,我想说不要,但是我的声音已经发不出来,龙爷的阴茎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在我的嘴里疯狂的抽插,我的嘴就像阴道肛门一样,在伺候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为他发泄全身的兽欲。

  我的嘴里充满了龙爷阴茎的粘液,鹹鹹骚骚的,突然我感觉嘴里有一股暖流从龙爷的阴茎头里喷射而出,「喝了,都给我喝了……」龙爷拽着我的头发,大声的对我喊着。我无可奈何的把精液一使劲都吞了下去,一股刺激性的气味在我的喉咙里冒出来,好像是淡盐水加上碱面的味道,也有些洗洁精加上盐水的味道,好噁心又难以形容,我乾呕了一声,龙爷把阴茎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我摀着胸口低着头坐在床上乾咳着。

  「真他妈爽!」龙爷对我说,这时我才发现龙爷淫笑着看着我,「来,陪爷爷睡觉吧。」

  龙爷把我的一只手拷在床头,然后搂着我开始睡觉。我一天也真的累了,我闭着眼,被这个不认识的男人搂着,我突然默默无声的哭了出来,眼泪夺眶而出,我这么一个纯朴天真的女孩子竟然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做了妓女,做了性奴,在这个地狱般的监牢里被虐待,蹂躏着,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有融化不开的委屈和屈辱感。

  我睡着了,我梦见我被好多男人追赶着,他们追上我,脱我的衣服,打我,骂我,然后强奸我,往我嘴里尿尿,侮辱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我醒了,我看见龙爷正压在我的身上,把我的腿劈开,然后把阴茎插进我的阴道里,继续糟蹋我,继续把精液射在我的嘴里……就这样,这一整夜,被奸汙之后睡了醒来,接着被奸汙,接着睡,我最后也忘记了我被这个男人蹂躏了多少次,最后带着酥酥麻麻的身体终於疲惫不堪的睡着了。

  桌子上的闹钟响了,把睡梦中的我吵醒,我揉了揉眼睛,看见龙爷坐起来,正在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侧过脸来看着我:「昨天晚上爽吗?骚货!呵呵呵呵……」我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直视这个男人,也许是羞涩,屈辱,我把头侧过去,把脸埋了起来。

  龙爷一把就把被子撩开了,我大叫了一声,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和阴部。「臭婊子害怕看,装什么装,贱货!」龙爷骂着我,「叫我看看纯洁的美女是什么样的,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我起来正在慢慢的穿衣服,穿着胸罩的时候,龙爷的门口响起了门铃声,龙爷按了一个按钮,对外面说:「进来吧!」

  门打开了,看守牵着一丝不挂的凤梅走了进来,看凤梅的样子已经完全好了;我看到有人进来,连胸罩都没有穿好的我下意识的「啊」的叫了一声,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凤梅恐惧的眼神里还透着一份惊讶,好像在说怎么你也在这里。

  「骚货,叫什么叫,没爽够吗?」看守紧接着说了一声,然后龙爷和看守都哈哈大笑。「龙爷,昨天晚上玩的怎么样?这个淑娟好玩吗?」

  「爽了五六次,太棒了!」

  「龙爷,便盆给您牵来了,您慢用,您洗漱方便以后,我们就带您去吃早餐,对了,厕纸您没吩咐我们怎么准备?……」

  龙爷侧过头看了我一眼对看守说:「厕纸就用淑娟这张臭嘴了,哈哈哈哈。」
  「好好好,那您慢慢享受。」看守说完就走了,只留下颤颤发抖的凤梅,一手捂着胸,一手护着自己的阴部尴尬的站在屋子中间。

  我一边打哈欠,一边飞快的穿着衣服,我不想这么狼狈的暴露在另一个女孩子面前,虽然有时候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着身体,但是那都是非常没办法的,而且大家都是那样,但是我现在如果单独在另一个女孩子面前裸露着,却感觉到非常的羞耻。

  龙爷起来,走到了凤梅的跟前,用双手抚摸着凤梅的身体,凤梅浑身颤抖着低着头,经过了上次的折磨,她已经没有了反抗,变得已经屈服。

  「不错的便盆,嘿嘿嘿嘿……」龙爷对着凤梅笑着。「淑娟过来,我们一起洗漱吧。」

  我听见龙爷叫我,已经穿好衣服的我站了起来,跟着龙爷,龙爷牵着凤梅进到房间的化妆室里面去。房间的化妆室好大,墙边地上却有一个挖好的人形的坑,足以叫一个女孩子躺下去,这个人形的坑中间稍微低一些,头和脚的部位高一些。我正望着这个坑奇怪,龙爷说:「先洗漱吧,再便便,淑娟,坐地上坐好了,嘿嘿嘿嘿。」

  我听到龙爷对我说,我知道他还想叫我做他的漱口盂,我慢慢的坐在地上,抬起头来,张开嘴,凤梅在一旁颤抖着站着,傻傻的望着我。龙爷拿了一大玻璃杯水,喝到嘴里咕嘟咕嘟了半天,然后全部吐到我的嘴里,我一使劲全都喝了下去。凤梅突然捂着嘴惊讶的啊啊啊着,用极度噁心的表情望着我。龙爷又继续喝了几大口的水,都吐到我的嘴里,我都使劲吞嚥了下去。

  龙爷漱口完之后,用手摸着捂着嘴表情惊呆的凤梅,不怀好意的淫笑着,「骚货,去躺到那个人形坑里,主人要便便了,嘿嘿嘿嘿……」凤梅颤抖着,带着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似的表情,光着脚走到那个人形坑旁边,坐到那个人形坑里面,然后完全地躺下。龙爷把凤梅的手脚都绑在人形坑两边地上的铁环上面,凤梅想动一点都动不了。龙爷把昨天折磨我的那个电击跳蛋塞进凤梅的阴部里面,凤梅下意识的轻轻「啊」了一声。

  「骚货,别嫌臭啊,全都给我吃下去,饱饱的,哈哈哈哈,不吃就叫你生不如死……」两行止不住的眼泪从凤梅的眼睛离流在脸上,凤梅好像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使劲地挣紮,但是一动也动不了。龙爷突然按下了电击振动器的开关,凤梅大声的呻吟着,龙爷看了看她,淫笑了一下,又按下了电击的开关,一声惨叫划过化妆室里面,凤梅张着嘴大声叫着。然后龙爷把振动器的开关关掉了,凤梅睁着眼睛喘着粗气。

  「淑娟,看你昨晚伺候得不错,憋了一晚上尿了吧,你先试试这个便盆……」龙爷搂着我的腰对我说。我没有回答任何,心里踌躇着只在想一会凤梅会不会受得了折磨,我好想心不在焉的听着龙爷和我说的话,又一边慢慢的走到人形坑边,两腿跨开,撩开旗袍,退下裤袜和内裤,蹲在了凤梅的脸上。凤梅睁着大大的眼睛,绝望的望着我。

  「骚货张嘴!」龙爷对着凤梅大声吼着,「淑娟,快尿吧,叫龙爷欣赏欣赏小美女尿尿的样子……」

  我转过头把眼神从凤梅的脸上挪开,我实在不忍心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的眼睛,我感觉到尿液从我的阴部喷涌而出,然后我听到凤梅被呛到的咳咳声,我低头看了一眼,凤梅刚刚张开的嘴努力地闭着,我的尿液全部都从凤梅的唇上划过。
  突然凤梅啊的一声惨叫了起来,随着惨叫嘴也长大了,我的尿液全都灌进了凤梅的嘴里面,「骚货,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是不张嘴是吧。」原来龙爷把电击跳蛋的开关打开了,凤梅的阴部一边挨电,一边张着大嘴惨叫,一边绝望的喝着灌进她嘴里的尿液。

  我尿完了,闭着眼抬起头深呼吸了一下,把裤袜和内裤穿上去,把旗袍整理好,然后重新坐到坑边的地上。眼泪瀰漫过凤梅的眼眶,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无能为力的等待着她悲惨的命运里下一秒就要发生的一切。
  龙爷笑了笑,走到坑边,把腿跨开,把男人的臭屁股蹲在凤梅的脸上,我害怕场面实在太噁心,把头转了过去,但是龙爷看见,叫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等他拉完,用我的舌头给他擦拭肛门。我听见他这么说,心里噁心了一下,不敢表现出什么,我也像凤梅一样默默等待着悲惨命运里下一秒不能回避的要发生的事情。
  我听见噗啦嚓啦的一声,一股恶臭充满了整个化妆室,一条不是太规则的大便从龙爷的肛门里面拉了出来,掉在凤梅张开的嘴里,凤梅突然大声一下一下的乾呕起来,乾呕的不能停住,那声音好像是有多大的东西塞住了凤梅的喉咙,想要被喉咙挤出来。凤梅带着痛苦的表情试图抬起头来,手脚在尝试着挣脱手腕上的手铐和脚上的脚镣,但是一切无济於事,正在这个时候,一股很骚的味道的尿液,从龙爷半搭在下肚子下面的阴茎龟头处喷了出来,直对着凤梅的嘴,全尿进了凤梅的嘴里,我看见凤梅嘴里的大便被尿冲的有些粉碎,「嚥下去,嚥下去,别闭嘴,要不我就开电击器了!」龙爷对着凤梅大声吼着。

  凤梅嘴里呜呜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不知道她想说出什么,我猜应该是别电别电我吃我吃这一类的话,我看着这么惨的画面,不由自主的抽泣了起来,一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子在这个地方竟然被摧残成这个样子。我看着凤梅的样子,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洗漱的时候见过的那几个做过便盆的女孩子,我可以想像得到,她们当时被摧残的场景。

  凤梅的确在努力着试图嚥下嘴里的一切,但是这一切实在是太噁心了,突然凤梅极大声的呕了一声,一股酸臭的呕吐物从凤梅嘴里喷涌了出来,夹着大便,顺着凤梅的嘴角,脖子,身上流了下来。龙爷毫不留情的按动了电击跳蛋的开关,凤梅张开嘴大声惨叫着,凤梅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喊着:「疼死我啦,啊……别电了,别电了……疼死我啦……」我看见龙爷把电击开关的电流调到最大的地方,接着是凤梅更大的惨叫声,这惨叫声里面透着无法形容的绝望,「啊……疼死我啦……啊……我吃……啊……疼死啦……我吃……」

  我看着这么惨的场面,把手捂在了脸上,眼泪止不住的从我的眼睛里面流出来,我想为凤梅求求情,但是总没有勇气把梗在喉咙里的话说出来。

  「臭婊子,叫你吐,叫你吐,电死你,电死你!」龙爷恶狠狠地说。

  凤梅一边惨叫一边大口大口飞快的咀嚼并嚥下嘴里的汙秽物,我感觉凤梅恨不得能一秒钟完成吞嚥的整个过程,凤梅最终还是无奈的伴着一阵阵强烈的乾呕把嘴里的大便和呕吐物一点点吃下去,一边吃一边乾呕,一边乾呕一边往外吐出来,一边吐又在试图努力的往下吞嚥,一些流淌下来的呕吐物慢慢积聚在腰间人形坑的凹处。

  「不给你来点颜色,就是不听话,贱货!」龙爷对着凤梅说着。凤梅突然又大声惨叫起来,龙爷把电击开关又开开了。

  「来,坐着的骚货,过来给爷爷擦屁股。」我抽泣着把手从脸上放下去,不敢慢一丝一毫,挪到人形坑的旁边跨开腿蹲在人形坑的尾部,龙爷正撅着屁股对着我,我双手颤巍巍的摸到龙爷疙疙瘩瘩粗糙的屁股上,扒开龙爷的屁股沟,一股形容不了的恶臭扑面而来,我转过一点头,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又对着龙爷的屁股沟,一闭眼,把舌头伸进龙爷沾满大便的屁股沟里,一边听着凤梅的惨叫声,一边从下到上飞快用力的用舌头舔拭着,我恨不得这个过程能快点结束,我的舌头都沾满了龙爷屁股沟的大便,一股恶臭苦味混着我的口水充满了我的口腔。等我用舌头擦拭完龙爷的屁股,龙爷关掉了电击凤梅的开关,恶狠狠的往凤梅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呸!不识抬举的贱逼。」

  龙爷提上裤子,按了按钮,把看守叫了进来,看守每个人都带着手套口罩,龙爷对他们说:「带这个贱货去洗洗沖沖,一会叫她和淑娟一起去刺激逼泡枣的酿制,妈的。」看守一边给龙爷赔礼道歉,一边把躺在人形坑里的凤梅解开架出来,还用皮带抽打着凤梅。然后看守用水管子清洗人形坑,然后我也被看守带出去,挨了半天鞭子的凤梅走在前面,我踩着高跟鞋跟在后面,凤梅一边走还在一边乾呕,她的脚上沾满了流淌下来的呕吐物和尿,光着的脚走在水泥地上,踩出了一个一个湿湿的脚印,看她的样子好可怜好可怜。

  不一会我们就走到盥洗室门前,好多女孩子都已经洗漱完毕了,一双双眼睛都打在我们的身上,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看守先是用大皮水管一边骂着一边沖洗凤梅的全身,然后叫我们两个进去洗漱,我用力的刷着牙漱口,恨不得把嘴里的大便味道都漱出去,我听见身边的凤梅还在一口一口乾呕着,看守冲过来就用皮鞭子照我们两个人的后背胡乱的抽着,好疼啊,真的好疼。「快你妈漱,骚货!一会两个人把地面都给爷爷舔乾净了。」

  我听到这里,真的感觉绝望了,闭着眼,眼泪止不住的流,委屈,屈辱,伤心,疼痛……终於在我的心口一起迸发了出来,一边漱口的我大声的哭了出来,旁边的凤梅也在大声哭泣着,但是看守的皮鞭子还像雨点一样落在我们两个人的后背上。

  我们两个漱完口,看守一脚就踹过来,把我和凤梅踹倒在地面上,我的双手按着湿湿黏黏的地面,转过身子趴在地上,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肮髒的盥洗室地面。绝望的我使劲用力飞快的舔着,在地上爬着,舔完了地上的这块痰渍又舔着前面的牙膏渍,然后又是痰渍,一块一块的,好多,然后又爬到厕所里面,舔舐着女孩子尿在地面上的尿渍,我的大脑试图叫自己忽略正在舔舐的是什么,因为多多想一下,就会噁心的伸不出舌头,咽不下这些难以形容的汙物。好像过了好久好久,终於舔完了,我和凤梅坐在地上哭着喘着气。

  看守叫我们出来,然后叫我们双手扶住墙,撅起屁股,一个看守一下子就把我的旗袍撩了起来,把裤袜和内裤退到膝盖处,我哭泣大叫着,然后感受到看守的阴茎粗鲁的完全插进了我的阴道,在一群女孩子的注视下,我和凤梅就这样被这里的一个一个看守轮奸着,「骚货,我们憋了好多天了,真他妈爽啊,哈哈哈哈……」一个正在操我的看守一边拍着我的屁股一边说着。

  在一群女孩子的注视下,这样被男人们轮奸,我觉得一点自尊都没有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看守轮奸完了我们,没有一丝快感,只有说不尽的羞耻和委屈。我和凤梅光着屁股瘫坐在地上,后背靠着墙,我看见一个一个女孩子同情的眼神,有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哭着,还有一个一个淫笑着的禽兽看守站在我们周围。

  看守一把抓住我们两个人的头,「操你妈的,骚货,爬着走,像狗一样爬着往前走!」看守一边挥着鞭子打着我们的屁股,一边催促着我们往前爬,我们像没有意识的狗,在走廊里爬着,不知道要爬到哪里。「左转!……右转!……」看守命令着我们,我们最后进入一个电梯,看守按了一个按钮,电梯就往下走,电梯只走了一层就停了,电梯打开的时候,是一片明亮的地方,这里的灯不是昏黄的,是白炽灯,一个一个铁笼子在走廊两边,里面蜷缩着一个一个女孩子,这里的女孩子都是那么的漂亮丰满,胸部都是那么的大,但是眼神里都带着说不清的恐惧。

  我和凤梅就这么被无情的鞭打着,像狗一样被鞭子驱赶着在笼子之间穿梭,笼子里有几个女孩子手握着栏杆哭求着:「求求您赏我们一碗大便吃吧,我愿意吃,求求您了……」哭求的声音是那么样的着急,好奇怪啊,是不是这里的女孩子都被折磨的疯了。看守一边骂着他们,一边继续用鞭子驱赶着我们两个,看守对他们说:「一群不识抬举的贱货,既然来到奶牛圈,还想那么轻易地出去,看爷爷心情吧,妈的。」

  原来这就是奶牛圈啊,这里的女孩子肯定是这群变态饲养的人体奶牛,可是电梯还没有走到最下面那些层,那些层关着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啊?这些女孩子要大便吃,看守说什么别想轻易出去,是不是看守要这些女孩子用吃大便的方式来交换北方出去奶牛圈啊?我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这些想法。

  看守把我和凤梅驱赶到这个奶牛圈最角落的一个小房间里,这个小房间是封闭的,和其他的用栏杆围成的牢房是不一样的,屋子正中有一张床,昨天被酿制逼泡枣,女香枣的雯雯被绑在床上面,嘴里还插着一个细细的管子,这根管子接在饮水机上。我们进去的时候,也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正赤条条的跪在屋子里,原来是芯蕊的妈妈,芯蕊的妈妈也被带来了这里。

  「三个臭婊子,今天用你们来配合酿制逼泡枣和女香枣,你们用你们下贱的舌头轮流舔刺激雯雯的阴部,叫雯雯的阴道分泌出更多的白带,雯雯尿尿的时候,你们就用嘴接着喝了,别把床单弄湿了,弄湿了有你们的好看!等晚上我们来,如果你们不做或者没有做好的话,就把你们都送到下面的肉脚圈里面去!园子允许你们可以在屋子里面说说话,聊聊天,听懂了吗?」看守在说肉脚圈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注意到芯蕊妈妈忽然颤抖了一下子。等看守说完,我们没有一个敢怠慢的,马上回着「贱奴听懂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看守走了,空空的屋子里留下我们三个人跪在地上,还有躺在床上的雯雯。

  突然「哇」的一声,凤梅像爆发释放一样,大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我也在委屈的哭着,跪在旁边的芯蕊妈妈一把就搂住了我和凤梅,「别哭了,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等他们一会要是进来看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就惨了,别哭了,擦擦眼泪……」芯蕊妈妈一边安慰着我们,一边用手擦拭着我们的眼睛,好久没有这么温暖的感觉了,不过可能因为我们太久没有接受过这种温暖了,我们哭得反而越厉害,芯蕊妈妈耐心的安慰着我们,给我们找到纸,为我们擦着眼泪。我们哭了一阵子,听着芯蕊妈妈安慰的话,强忍着慢慢不哭了,但是眼泪还是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阿姨,他们太变态了,我不想在这里,怎么才能出去啊?」凤梅带着哭腔对芯蕊妈妈说着。

  「你们就叫我彩凤吧,别傻了,这里出不去的,原来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不太老实的女孩子趁看守不注意逃出牢房过,找到大门以后出去又从另外一边的大门进来了,这里是个很可怕的地方……然后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看守叫她把自己看到的过程和所有女孩子讲,为了叫大家死心,我觉得是故意叫她逃出牢房的……就是为了叫大家知道死心……哎,好可怜,好可怜……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只能忍着,只能一天过一天,但愿有奇蹟发生……但是……哎……」彩凤阿姨和我们默默的说着。

  「那那个女孩子最后怎样了?被打得很惨吧?」我听到这里好奇的问着。
  「哎……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太可怕了,在这里挨打是最轻的惩罚……」

  「您和我们说说这里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吧,我们知道了以后也好在这里知道怎么生存……」凤梅紧接着问。

  「哎……被送到烙铁地狱里面去了……看守带着我去那里……抬过女孩子……好可怕……」

  「啊?!!!什么是烙铁地狱啊!?」我听见这个词惊讶的问着。

  「你们真想听吗?」彩凤阿姨心里好像带着万分的恐惧问我们。

  「嗯。」我们俩齐声回答着。

  「那我就说吧……反正知道一些也好……就是有些极变态客人来……他们用烧红的烙铁烫女孩子的身子,或者用打火机烫……为了听她们的惨叫……然后这里再为这些女孩子把烫伤治疗的特别特别好……然后有客人来再烫……当然挨打做便盆什么的是少不了的,只能更多……好可怕……」彩凤阿姨说到这里把眼睛紧紧地闭上,好像眼前就是这些可怕的场面。我和凤梅听着,浑身上下在不由自主的发抖,我可不想被关到那里。

  「那什么是肉脚圈?」凤梅紧接着问。

  「哎……也是为了你们知道得多一些好在这里生存,肉脚圈就是有变态的客人需要……把女孩子的脚活活的放进速冻机里,然后拔出来,放在铁板上烧烤……然后客人看着女孩子的表情吃掉脚上的肉……」

  「啊!!!」我和凤梅异口同声的惊叫起来。「那女孩子还不得疼死啊!」
  「不会疼也不会死,脚都被速冻起来了,没有痛感了,只剩下恐惧绝望的表情……没有脚的女孩子会被送到烙铁地狱……那层下面还有更可怕的地方,你们别问了,我怕想起来今晚会做噩梦……对了,我们在的那一层其实是最好的,叫厕奴综合圈……你们应该明白意思……」

  我听见彩凤阿姨这么说着,心跳砰砰的都加速了,甚至我可以听见我的心跳,我们三个人还有雯雯的心跳。

  「那……那……到了那里还可以回来,回到第一层吗?」我怯怯地问,其实心里已经可以摸索出答案。

  「哎!但愿哪个看守心情好吧,至今还没有。不过人体奶牛圈的女孩子如果能吃到十碗别人的大便,每碗在规定时间里一口气吃完,不吐出来,就可以回到第一层去,很难啊。」

  我和凤梅听了,睁着大眼睛吃惊的听着芯蕊妈妈和我们说的这些。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有女孩子在求看守给他们大便吃。

  「别聊了,快开始吧,一边作着,我们一边聊……我先开始吧,我比你们都年长……哎,多么漂亮的女孩子,好可怜,好可怜啊……」彩凤阿姨看着我们叹息着,然后她挪到雯雯躺着的床下面,把雯雯的两条腿分开,开始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舐着雯雯的阴部。因为雯雯嘴里面插着管子,说不出一句话了,被舔的时候只能发出一阵一阵呻吟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什么,我们发现有两行眼泪早已经从雯雯的眼睛里流了下来。「姑娘,忍着点,明天就好了……真可怜。」彩凤阿姨对着雯雯说着,躺着不能动的雯雯微微的点了点头。

  「阿姨,其实我觉得奶牛圈的女孩子在这里算是很幸福的,不像我们那层还要做那么噁心的事情,不就是喂客人喝喝奶,躺着酿一些噁心食物给客人,为什么她们那么想要去我们那层,我有些想不明白。」凤梅这个时候在旁边问了一句。
  芯蕊妈妈好像好神秘的样子靠过来,把嘴靠近我们的耳朵,好像怕雯雯听见,小声对我们说:「傻孩子,这里的女孩子一旦有一天没有奶水了,乳房会被……会被……熬粥喝的,然后再被送到烙铁地狱去……太可怕了……」芯蕊妈妈颤抖了一声回答着。

  「啊!!!」我和凤梅捂着脸惊叫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雯雯,好可怜的女孩子啊。

  听见那些以后,我们冷静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我们都静静的这么坐到了地上,我还好,身上穿着旗袍裤袜,凤梅和彩凤阿姨光着屁股坐在水泥地面上。
  「你冷吗?要是冷我把裤袜脱下来你穿上吧,我有衣服呢。」我看着在地上坐着发抖的凤梅,对她说着。

  「谢谢,我不穿,我不冷,我是害怕。」凤梅轻声地对我说,「对不起……那天……我不该那么说你……我不知道我们都是苦命的女孩子……我不知道……」凤梅小声的断断续续的和我说着。

  「没关系的,我们都是好姐妹……」我面对着凤梅说着。我还想对彩凤阿姨说些什么,关於那天她吃我大便的事情,我想安慰一下她,但是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说这句话。算了,不好说,就不说了。

  「这孩子昨天被三个女孩子舔了一夜,我刚来的时候,那三个女孩子刚走,觉都没有睡,今天又要伺候那群变态……」彩凤阿姨把嘴从雯雯的阴部挪开,对我们说着。

  「彩凤阿姨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来了很久了吧?」凤梅问着。

  「不怕你们瞧不起,我原来是做小姐的,后来有个神秘的人和我说一个地方可以赚大钱,就被骗到这里来了……已经来了快十年了……这里没有日历,我自己数着日子过来的……」

  「啊!!!」我和凤梅又异口同声的惊叫着。十年了,我会不会也一直在这里关下去,我在想着。

  「可怜我的女儿,我被骗来之后,他们就又把她骗来了……」彩凤阿姨说着流出了眼泪。

  「那芯蕊现在还好吧?」我急忙问着。

  「嗯,还好……还好……还在我们那层……」彩凤阿姨哭着有些无奈的回答着,我突然觉得自己的问题好傻,但是知道芯蕊没有被关到别的圈里心里就轻松了。

  「您休息一会吧,我来吧。」我挪过去,接过芯蕊妈妈,芯蕊妈妈看我过来,也什么没说,就挪开了,脸上挂着泪珠,凤梅用纸擦拭着芯蕊妈妈脸上的眼泪。我把雯雯的腿分开,伸出舌头舔舐着雯雯的阴部,雯雯的阴部在我们的舔舐下,流出了白白的白带,而阴道的里面,我们知道,有5颗枣。雯雯的阴部味道好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能忍着噁心去舔另一个女孩子的阴部,姐妹们在这里都是依靠,淒惨的苦命人。

  我舔着舔着,雯雯嘴里发出了啊啊的声音。芯蕊妈妈说:「她快尿了,我来吧,我来接吧。」

  「不用,不用,我可以。」我用手挡住彩凤阿姨,把嘴长的大大的,一股尿液慢慢的从雯雯的阴部流出来,雯雯故意没有尿的那么急,为了叫我们可以容易接到,我一口一口把雯雯的尿喝了,雯雯的尿什么味道都没有,像淡淡的温水,我没有嫌噁心一丝,大家都是苦命的女孩子,互相在这里支撑着生活。

  我喝完了,继续舔舐着雯雯的阴部。凤梅突然和我说:「淑娟,我来吧,你歇会。」凤梅没等我回答,就把我挤开了,她把雯雯的腿分开,伸出舌头,舔舐着雯雯肥肥嫩嫩的阴唇,凤梅干呕了一声,我问:「要不我来吧……」

  「没关系,我可以。」凤梅深深呼吸了一下,擦了擦嘴,继续舔舐着。我们三个人就这么互相依靠着,互相聊着天,轮流舔舐着雯雯的阴部,嘴里都充满了雯雯阴部,尿液和白带的味道;但我们现在是那么的快乐,虽然心里都有悲伤,但是互相依靠着谈着心,在这个冰冷可怕的地方心里暖暖的。

  过了好久,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芯蕊妈妈飞快的小声对我们说:「别说话了,他们来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手赶紧扶着地面支起来自己,重新跪在地上,她们也是,几秒钟后,门打开了。看守带着三个带着手铐脚镣的赤裸的女孩子,拖着一摞饭进来。「骚货们,早饭没来得及吃,现在吃吧,把所有的食物都吃乾净了,等晚上来收。」然后那三个女孩子把饭放到地上,跟着看守走了,门再一次的砰的关上了。我看见每个人两大盘子米饭黄瓜粒,干乾净净的,好多,怎么吃得下去啊。

  「这里的饭怎么那么多啊?」凤梅问着芯蕊妈妈。「是啊。」我也接了一句。
  「你们不知道,吃得多,你们才拉得多,有客人会来买女孩子的大便,回去吃,或者在这里吃,或者叫女孩子们自己吃,或者看女孩子们表演……哎……反正变态的难以想像。」

  「啊!」我们又惊叫了一句。「是不是尿也要收走啊?」凤梅问。

  「你好聪明,是的,我们每个房间的小便器是连着一个地方的,有客人会买走这些尿,有客人用女孩子的尿洗澡,也会叫女孩子表演用尿洗澡……还有好多,我们吃饭吧,别说这些噁心的事了。」芯蕊妈妈拿过盘子用手抓着开始吃了,用杯子在饮水机下面接了一杯水,一边吃一边喝,「你们也接杯水喝吧,要不然尿都黄色的了,被发现就惨了,喝着水吃这些饭也好嚥下去。」

  我和凤梅听见芯蕊妈妈这么说,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也接了两杯水,我们休息了一小会,用充满雯雯阴部味道的嘴吃着这些饭,芯蕊妈妈吃了半盘子就去主动接着舔雯雯的阴部。

  「这里的饭好单调,怎么每天都是米饭黄瓜颗粒或者菜叶什么的?」凤梅一边吃着一边抱怨着。

  芯蕊妈妈把嘴从雯雯的阴部挪开,对着我们两个说:「因为这样拉出的大便味道才好……你们也别想着吃别的食物,除了大便和尿还有更噁心的,能吓死你们的……不说了不说了,我怕做噩梦……你们有一天会知道的。」

  我们知道,这里会叫女孩子吃大便和尿,但还有什么更噁心的,还有什么是可以吓死女孩子的,我想问,但是听芯蕊妈妈说她不想说了,我也没有再问。
  就这样我们一边聊着,饭慢慢的都吃下了,我们轮流舔着雯雯的阴部,喝着雯雯的尿液,我们想尿尿的时候就去屋子角落里的小便槽尿,大家都是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这样舔了感觉有一天,嘴都累了。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他们来了,快别说话了。」芯蕊妈妈警惕的和我们说。刚说完,门就开了,站着七八个看守,还有四个赤裸的女孩子拿着担架。

  一个看守过来看了看雯雯和雯雯的阴部,抬起头来对跪在地上的我们说:「骚货们,累了一天了,干的不错,哈哈哈哈,来,你们这几个贱货把雯雯抬去厨房打扮打扮准备准备。」

  那四个女孩子答应了一声,进来把雯雯嘴里的管子拔下去,把雯雯抬到担架上,一起抬了出去,然后跟着一个看守离开了。

  「你是叫凤梅吗?」这个看守对着凤梅问着。

  「嗯,我是凤梅。」

  「坐到墙角上去,把腿分开坐,叫我们看到你的逼。你们两个挪开一些。」看守命令着凤梅,凤梅不敢反抗,乖乖的坐到墙角那边,后背靠着墙,把腿分开,羞涩的低着头。我和芯蕊妈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挪开了,希望不是要折磨凤梅,聊了一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友情,虽然我们三个女人彼此互相并没有认识多久。

  一个看守拿着照相机进来,对着凤梅说:「骚货把头抬起来,给你照相了!」闪光灯一闪一闪的,从各种角度拍着凤梅。拍完了,这个看守举起凤梅的嫩嫩的脚,说着:「不错,不错,真不错的脚。」接着用照相机有从各种角度拍着凤梅的脚。我突然发现芯蕊妈妈睁着眼睛望着这个看守和凤梅,脸上带着极度的不安和慌张。我不知道怎么了,心想不就是照相吗,但是我知道芯蕊妈妈在这里的时间很长,她一定预感到了什么,我想问,但是这里那么多看守我没办法问。
  看守拍完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把心放下了;看守把照相机收起来了,叫我们起来跟着他们回去,但是我看见芯蕊妈妈的脸上一直带着不安的焦虑。我,凤梅,芯蕊妈妈被这一群看守围着又穿过人体奶牛圈的笼子,走到电梯的地方。在电梯的地方,一个看守按了往上键,又按了另一部电梯的往下键,这时一个看守把我,芯蕊妈妈和凤梅分开,几个看守簇拥着凤梅,看到这里,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凤梅因为和我们分隔开,她的眼睛里也透出一股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慌慌的神情。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这个女孩子吧,求求你们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芯蕊妈妈就噗通一下跪在地上了。

  「骚货,你是也想去吗?」看守问着芯蕊妈妈。

  「不不不……不想……」芯蕊妈妈一连说了好几个不,睁着大眼睛恐惧的望着看守们。

  「不想去就少废话,想去就告诉我们,也可能备不住哪天我们来接你,哈哈哈哈……」看守恶狠狠的对芯蕊妈妈说,「不听话,在上面赚不到钱,那就下去吧,脚不错,就去肉脚圈,哈哈哈哈。」看守摸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凤梅的头。
  「啊!!!我不去,我不去,我听话,我吃大便,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凤梅听见看守这么说,突然像疯了一样挣紮着,但是她哪有力气挣紮过这几个男人,往下的电梯到了,门开了,几个看守一起把凤梅推了进去,电梯的门关上了,里面还响着凤梅哀求挣紮的声音,但是随着电梯的往下,凤梅呼喊挣紮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芯蕊妈妈睁着大大的眼睛,低着头呆呆的站起身来,什么话都没有再说,我早已经被吓傻了。往上的电梯到了,门开了,我和芯蕊妈妈被看守推进了电梯。肉脚圈,肉脚圈,凤梅被送进了肉脚圈,刚刚那个和我们聊得很来的纯真的善良的美丽的凤梅被送进了肉脚圈,肉脚圈什么什么之后,那些女孩子要被送到烙铁地狱……我脑子里回想起芯蕊妈妈今天和我们说的话,我不想再想了,如果再想我觉得我自己不止是会做噩梦了,而是会疯了。我感觉我的浑身在抖,电梯门开了,一个看守推了我一下,我吓了一大跳,打了一个寒颤。

  「想什么了小淑女?」这个看守对着我不怀好意的笑着。我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我……我……想想想……吃……大大大……便。」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来的这句话,为什么说出来的这句话,我已经被彻底吓傻了。

  我突然想起了刚到这里的时候,有个叫欣欣的女孩子悄悄和我说的话:「不要反抗,这里好可怕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