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俩姐妹的下场

俩姐妹的下场
把好久不见的雁如接回家后,两姊妹又开始吱吱喳喳的聊起了天来,看到小妹出落得越来越漂亮,胸部更是已经可以跟自己比美了,舒慧不禁替妹妹开心起来,忍不住的笑着说:「小如啊,越来越漂亮喽,你这头小乳牛,在飞机上有沒有男生跟你搭讪啊?」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想起自己在飞机上被不认识的老人屈辱地强暴,心惊胆跳全裸的过海关检查,还……雁如的俏脸马上晕红了起来,眼泪不争气的在美眸里打转。
舒慧看在眼底,以为妹妹在异乡遇到了什么感情挫摺,自己不小心提起这些害她心情不好。想起小妹一向怕痒,就准备往雁如腋下搔痒起来,逗逗小妹希望能让她开心一点。结果舒慧手一偏却落在雁如柔软丰满的乳房上,原本想搔痒的手指这时却变成一抓一放的品嚐着年幼妹妹稚气的巨乳。
「啊……那里……不要……啊……」虽然刚被老兵开苞,奶子被人玩得不亦乐乎,但小女生的胸口还是雁如的禁地,突然被舒慧突袭,小女生忍不住的就叫出声来。满脸通红的雁如双手不甘示弱的也往舒慧姐姐的乳房摸去,报復性地要让姐姐也发出跟自己一样丢脸的声音,小手往舒慧沈甸甸的酥胸上伸去,像搓揉发酵面团一样玩弄着姐姐同样硕大的胸部。
「嗯……」胸部是敏感带的舒慧,受到这突然的刺激,也忍不住的发出了短暂的呻吟。就这样好强的姊妹们一来一往地刺激游戏,很快身体敏感的两姊妹已经满脸潮红了起来。沒经验的雁如在姊姊的挑逗下,不断发出像受伤小动物的急促叫声,而雁如稚气的小手仍然逞强地继续爱抚着姐姐柔软的奶子不肯放手。
「呜呜……」也许女人本来就比较瞭解彼此的弱点,又或许是姊妹的血缘关系,让雁如很清楚要怎么挑逗舒慧姐姐,从那幼小的手掌传来的温热,让舒慧不自禁想起跟捨监同居时的荒唐往事。
看着可爱妹妹湿润的双唇,跟微微张开的小嘴内不断吐露的丁香,舒慧忍不住地朝自己妹妹吻了下去,经验丰富的舒慧温柔地引导着雁如妹妹笨拙的小舌,很快的姊姊跟妹妹已经身体发热地互相交换着甘甜的津液。
「嗯……哼……嗯嗯……嗯……」随着姊妹间的热吻,房间里慢慢地开始春意盎然起来。
早就被情慾沖昏了头的舒慧,看着年幼的雁如兴奋地扭动着娇小的身体,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动人娇喘,忍不住又爱又怜地继续爱抚着雁如早熟的美乳。舒慧探进妹妹可爱家居服的雪白手指,不断地挤压着妹妹滑嫩的奶子,小女孩粉红色的乳尖因为这样的玩弄而充血,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搓弄小妹青涩的乳头。
「啊……舒慧姐姐……小如身体好热喔……」前几天才刚被人开苞的雁如,怎么敌得过下海卖淫、被无数男人玩弄过的舒慧,很快地就全身发软的摊在沙发上任人鱼肉。看着眼前浑身发烫的小女孩,舒慧决定了要让她享受一下那禁忌的快乐。
舒慧把雁如短短的睡裙捲起到腰部,露出妹妹白皙的屁股。可能是在国外呆久了被外国女孩影响,为了贪图方便凉快,雁如这次回台湾平时并沒有穿上内衣裤。这下裙子一掀,小女生的稚嫩花园已经羞答答的暴露了出来,灯光反射下,蜜汁正潺潺地从湿润的花瓣中流出。
「唿……淫荡妹妹……在家都不穿内裤……呵……看看你下面的妹妹已经湿成这样……还把沙发弄髒……真不乖……」舒慧在雁如发烫的耳边,吹气挑逗着因为害羞小脸正胀的通红的小女孩。
「人家才沒有……啊……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等一下小如会把沙发清干净……小如会乖乖的……」
舒慧姐姐灵活的手指开始拨弄妹妹青涩的花园,细长的手指模仿着捨监在自己身上使用过的技巧,原封不动地用在小女生稀疏的花圃间,手指揉捏拉扯着小妹年幼的蜜唇,而中指在小肉穴的出口处,让人脸红的抽插起来,捲曲的手指轻轻地颳弄小女生稚嫩的阴道壁,发出「咕啾、咕啾」的淫荡声音。
「哈……小如你的小穴在咬我的手指头耶……真好玩……而且毛这么少……原来雁如还是小孩子啊……」
「小如……小如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小如已经跟男人做过了喔……」因为娃娃脸,最怕別人说她是小孩的雁如翘起可爱的小鼻子回应着姐姐,虽然她其实是煳里煳涂的在飞机厕所里,被不知道名字的老男人羞辱的夺去少女宝贵的第一次。
「呵……是吗……那这样呢?」舒慧把头移动到妹妹因为兴奋而挺起变成深红色的肉芽上,吐出芳香的小舌舔了起来,舌头在妹妹的阴蒂上画起了阿拉伯数字,味蕾像砂纸一样摩擦少女最敏感的地方,要释放端庄小女生身体深处生殖的慾望。
「啊……小如……小如的小穴穴要融化了……舒慧姐姐好厉害……小如好喜欢舒慧姊姊……」从来沒有过的快感让雁如年幼的身体抽搐起来,纤腰配合舒慧舌头的攻势不断扭动着,女孩子的矜持早就被抛在脑后,贪心的身体这时只渴望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哈……小……小如……別只顾自己……姊姊也要……」看着雁如在自己熟练的攻势下流着口水发狂的摇摆着雪白肥美的小屁股,慾火焚身的舒慧把衣服脱下,紧紧的抱住跟自己一样有着敏感身体的妹妹,两对雪白丰满的奶子赤裸裸地摩擦起来。
两姊妹疯狂地撞击着彼此丰满的乳房,快感不断从充血的乳尖传来,原本是让男人们爱不释手的巨大胸部,这时正不知廉耻地互相挤压着。应该用来取悦男人的花瓣,这时正违背伦常地磨着豆腐,不知羞耻地刺激自己神圣的小肉芽,随着强烈的快感,少女们花瓣间流下淫靡的花蜜沾湿了身下摆在客厅的皮沙发……
「哈……小如好可爱喔……啊……嗯……小穴好烫……舒慧最喜欢可爱的小如了……啊……」大腿正不由自主地痉挛着的舒慧娇喘着。
「舒慧姐姐……啊……小如好舒服喔……啊……不要停……」全身赤裸的两姊妹,美妙的肉体紧紧缠绕在彼此身上,早就忘了姊妹血缘的禁忌,舒慧和雁如就在客厅里肆无忌惮地享受性爱所能带来的快乐。
「啊……小如要尿尿……啊……出来了……」雁如雪白的幼小脚指突然弓了起来,随着小女生的惨叫,一股金黄色的液体从清纯少女的胯下流出,跟舒慧姐姐间大人的禁忌游戏居然让雁如小美眉失禁了。
「呵……小如你尿床了喔……姐姐还沒爽到耶……」正在喘息的舒慧用清脆的声音在妹妹的耳边悄悄说着。
「嗯……舒慧姐姐……小如不乖……请姐姐处罚小母狗吧……小母狗会乖乖的……」说完,已经神智不清的雁如伸出柔嫩的小舌头美味的一口一口把尿液舔干净,大口吞下自己骯髒的排泄物。
「哈……雁如说自己是小母狗喔……那就让姐姐就好好照顾小母狗吧……」
两姊妹的禁忌游戏突然的被外面一声「挂号信~~」给打断了。慾求不满的舒慧,撇下雁如正摊在沙发上喘气、浸泡在自己骯髒排泄物里的年幼雪白肉体,整理一下激情过后的仪容,美丽的女大学生拿了印章走到楼下跟邮差伯伯拿信。
「到底会是谁呢?这年头怎么还会有人用笔写信?」从邮差手里接过信的舒慧,缓缓地撕开信封。
让人震惊的是,这封信居然是曾姦淫过自己、还让自己去卖淫的捨监从监狱里写来的。信的内容不外忽是捨监在监狱内过得很不好,在台湾又沒有家人能给自己帮助,希望干女儿舒慧能来监狱探望自己云云。正在读信的舒慧沒有发现邮差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性交过后的淫荡容颜发呆。
读完信以后舒慧心情复杂起来,一方面虽然是被强迫的,但捨监毕竟是自己的干爹,在台湾又沒有其他亲人,道义上不去看他不行;另一方面他把舒慧当成性奴隶,把自己好朋友秋如的肚子搞大,害她大学休学,听说是回家修养生小孩去了。除此之外,舒慧还被逼接客,有时看心情捨监还允许客人不戴套子,在自己体内射精……
虽然舒慧现在反而有点怀念当时那种淫乱的生活……天人交战了好一会,舒慧想到自己不知道还有沒有什么把柄在捨监手上,万一不去激怒了他的话……几个月前被人玩得虚脱的一幕幕,让舒慧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冷颤。转念一想,反正他现在人在监狱里也不能对自己怎样,舒慧决定答应捨监要求,去探望久违了的干爹。
舒慧却不知道,早已山穷水盡的捨监,为了换取微薄的利益,早就已经把舒慧卖淫拍摄的小电影给公佈了开来……
让我们把画面切换到强暴雁如的老兵身上。
从加拿大儿子的家回到台湾已经六天了,想到冷得要命的加拿大,老兵不禁佩服起自己居然能在那住上半年。
跟以前部队里的那些兄弟们吃吃喝喝过了沒几天,在台湾独居的老兵就开始无聊起来。回想起自己这次在飞机上开苞了一个幼齿处女,老兵就忍不住得意起来:「吃幼齿补身体,哈哈哈运气真是不错啊话说回来,这次的幼齿还真不赖,啧啧人乖巧,胸部又大又软,这年头居然还是个处女,趁她被干昏时我顺手把衣服给拿走,还拍了几张照片留念,只是后来她不知躲哪去了,不然……」想到行李箱里DC的淫秽照片跟少女贴身衣物,老兵的色心忍不住又开始蠢蠢欲动。
打开家里新买的电脑,老兵熟练地浏览起色情网站来,这次去加拿大看孙子时,老人跟孙子们把怎么上网给学了起来,正准备像以往一样找A图存起来时,一部名叫《本土大学女生卖淫--膣内射精》的影片吸引了他的目光,虽然明知这种帖子多半是拿阿本仔AV来骗人的,运气不好还会是鬼片,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老兵还是下载了这部电影。
档案开启后,意外地画面中是一个素雅小房间,房间的电脑桌上摆满了摊开的书本跟Kitty猫的饰品,角落还有一个小熏香炉。老人可以想像着房间的年轻女主人,绑起马尾坐在电脑桌前,边查资料边敲着键盘赶报告的情景,这明明就是邻家女孩类型的学生妹读书的房间。仔细一看,电脑旁还摆着一罐喝了一半的美研茶,让人确定这真的台湾女大学生的房间。
突然画面一转
老兵目瞪口呆地看着电影的女主角,那羊脂般的肌肤、丰满肥美但又秾纤合度的身材、修长的腿、美艷的脸、手上的银饰、脖子上的项链、脚踝边的脚链,把全身赤裸的少女衬托得更加皙白、更加淫靡。惊讶之馀老人「咕嘟」的吞了一口口水,想着将要发生在这美艷女大学生身上的事,不知不觉间鸡巴已经硬挺了起来。
接下来的画面中少女头埝着布丁狗玩偶趴在床上,雪白的肉体像母狗一样,被中年男人从背后狠狠地插入,男人发胖的身体撞击着大学女生肥美而青春洋溢的臀肉,不断地发出「啪啪」的淫荡声音。而男人胯下漆黑的巨兽正一下下地咬舐少女柔嫩的子宫颈,反覆的出入带出一股股甜美的花蜜,难堪地沾湿了女主人粉红色的可爱床单。
「啊啊啊……」才被背后的中年男人插沒几下,少女嘴里已经不干不净的发出不要脸的娇喘。忽然中年男人把少女整个抱起来,让她双腿打开坐起身来缓缓插着,舌头舔着耳垂,双手也从背后环住女孩那硕大的酥胸,用力地搓揉。
「呀……呀……受、受……受不了了……干爹……救我……课课长……饶了我吧……不要弄了……舒慧快死了……」敏感的少女忍受不了男人熟练的技巧,发出阵阵美妙的哀嚎。
「小淫娃,叔叔插得你爽不爽呀?」
「嗯……爽……爽……好爽……弄死我吧……请插烂小母狗的烂穴……求求你……」刚刚才求饶沒几声,少女又兴奋了起来。
「小美眉哪里爽呀?」
「我、我……我小浪穴被叔叔的大鸡巴插得……插得好爽呀!不行了……啊……」早就被幹得昏头了的女主角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接着是一个脸部特写,女孩那娇艷的脸庞,泛着因为被男人侵犯而兴奋的潮红,边流着口水边娇滴滴的重复说着:「叔叔……叔叔……的大鸡巴幹得妹妹小穴好爽呀……」
「还需要什么吗?」男人问着。
「不要……不要……受不了了……插死我好了……受不了了,我要死了……呀呀……老公老……老公……老公……饶了我……求你快点……快点把你的精液射进小母狗舒慧的穴穴里……热热的……精液……人家好想要……快把人家肚子搞大……」少女大声的哀求着,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是在卖淫,而正在幹着自己的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中年男人。
男人持续地插弄着这个淫荡美少女,女孩不断地发出羞人的浪叫,飞瀑般的长髮因为底下肉穴里男人的抽插而不断摆动着,柔弱无骨的雪白身躯被男人用羞人的小便姿势抱着,少女最神圣的花瓣正无耻地对着镜头,一张一合地主动吸吮着中年男人侵犯自己的肉棒。
受不了大学女生的名器阵阵蠕动吸吮着自己懒趴,中年男人眉头一皱,就把骯髒腥臭的精液射入了少女年轻清纯的子宫内,「啊……好热……舒慧肚子里好热……」随着身体一阵抽搐,女孩的肉穴紧紧地吮咬着男人的肉棒,压搾男人正在射精的生殖器,生怕浪费了任何一丁点。
随着影片接近尾声,老兵清楚地看到镜头特写中,粉红色花瓣流下客人射入子宫内浓稠的白色浆液……
下载电影网页的页尾,老兵看到了广告:「更多清纯大学女生的影片廉价出售,欢迎同好交换交流,若需女学生伴游,请以电邮通知本人……」
把飞机厕所里,雁如小女生被玩弄、私处带着血丝流下精液的照片用电邮寄出后,被影片搞得精虫上脑的老男人,已经忍不住拿起行李箱中雁如留下的白色小内裤,包住自己快要爆炸的肉棒,打起手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