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美人巧施慑心术
上一篇:已经到头了下一篇:美少女宜古宜今

以后几天吕府都沉浸在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当中(当然每个人开心的理由都
各不相同),只有黄蓉丝毫没有喜得千金的愉悦心情,每天躲在房间里带孩子,
从不出门见客,只有当一些江湖人士以及丐帮众长老前来贺喜之时才出来强颜欢
笑地接待一下,当然毕竟有一件事还是值得高兴的,那就是多日不见面的靖哥哥
回来了。
郭靖见了黄蓉自然满心欢喜,抱着婴孩又亲又啃,丝毫没有察觉妻子心事重
重的样子,也没顾得上跟妻子说些体惜的话又有公事被叫走了,临走也不知狗官
跟他讲了些甚么竟然同意黄蓉继续暂住吕府。
依黄蓉的性格,这片污浊肮脏之地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但为了某个不可言
说的理由,她还是委屈求全地在吕府继续住了下来。
吕文德见黄蓉愿意留下来乐得屁颠屁颠得,每天都跑到黄蓉房间嘘寒问暖作
温柔状,可能顾忌他手上握着自己的把柄,黄蓉倒也没有赶他出去,脸色也不温
不火的不算太难看,以致以狗官吕文德有些自作多情地怀疑黄蓉是不是开始对他
神女有心起来了,心里荡漾起一波波遐想。
今天吕文德照例又闯进了黄蓉的房间,进门见黄蓉坐在床沿拍着躺在床上的
小郭襄睡觉,吕文德进来她眼皮也未抬一下,指着房子中央的八仙桌上轻轻道:
「桌上的茶,倒给你的。」
这是这些天来黄蓉跟他讲的第一句话,吕文德幸福得全身电流直窜,全身的
骨头差点没酥到散了架,连忙在桌子边坐下,端起美人儿亲手为他斟的茶美美地
呷了一口,赞道:「想不到夫人你人美,倒的茶也是这么香!」
黄蓉听了他的赞美从床沿站起,袅袅娜娜仪态万千地走了过来,在紧邻他桌
子的一侧坐了下来,以臂枕脸望着他,眸子里柔柔地直欲渗出水来,向他俏皮地
眨了几下眼皮道:「我真有那么美么?」黄蓉这是在向他放送秋波?吕文德端着
茶杯的手一颤,沷出大半杯的茶水,直疑是在梦中,颤声道:「当……当然,天
香国色倾国倾城,当今世上只有夫人当得起这样的赞誉,哦不,这样的词语也足
以形容夫人的美貌,夫人的美貌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黄蓉听了一笑,当真是灿若桃李艳压海棠,明艳不可方物,只把吕文德看得
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黄蓉笑道:「大人你真会说话,你平常是不是就是这样哄
你的夫人们的?」
吕文德意醉神摇魂飞九天,痴痴地望着黄蓉语言嫣然,在少妇的端庄娴雅中
透着几分少女的顽皮的俏脸道:「吕某对夫人说的都是真心话,吕某怎忍心欺骗
夫人?」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说的都是真心话,没有一点骗人。」
吕文德望着黄蓉的双眼,缓缓道:「吕某没有欺骗夫人,吕某对夫人说的每
一句话都是真心话!」
「你为什么对蓉儿这么好?是不是想跟人家睡觉?蓉儿现在就服侍大人睡觉
好不好?」黄蓉的话突然变得极柔和温婉,让人听人有一种喝了陈年美酒一般的
醉意,吕文德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疲倦犯困,木木道:「好啊,我真的想睡觉
了!」
「可是人家还从来没有服侍过别的男人睡觉,人家怕服侍不好,所以等下你
要乖乖听话哦,人家说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好不好呢?」黄蓉如秋水一般明亮
的眸子里突然射出两道奇异的光芒,吕文德只觉得全身都被笼罩在这种光芒之下,
身体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迷迷煳煳地说道:「嗯,我听话!」
黄蓉继续道:「可是人家有一件顶顶要紧的东西在你手里,就是前几日你强
从人家这里要走的那件东西咯,你叫人家怎么安心服侍你呢?你能否告诉蓉儿,
你把他放在哪里了好不好,好不好嘛?」
「那件东西我放在……放在……」吕文德痴痴地说着,忽然屋外传来几声凄
厉的猫叫声,竟将吕文德一下子惊醒过来,只神智尚未完全恢复,吃惊地问黄蓉
:「夫人,你……刚才说什么……」
黄蓉本欲用「慑心术」套出那件抹胸的下落,却功亏一溃,失望之情溢于言
表,冷冷道:「我什么也没说,你走吧,我累了想要歇会。」
吕文德还未弄清是怎么回事,不明白刚才还和言悦色冲着他放电发嗲的黄蓉
怎么突然又变得冷若冰霜了,讷讷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不解地回头
望了一下黄蓉,拍了拍脑袋出了门。
吕文德满腹狐疑回到卧室,开门却见墙角暗处有一黑影背对着自己,听他进
得门来冷冷道:「你这笨蛋,你刚才差点就着了黄蓉的道,要不是我及时唤醒你
你此刻只怕已是身首异处!」
「着了她的道?我着了她什么道了?」吕文德还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哼,要不是我提醒你,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黑影冷冷道:「黄
蓉刚才用『慑心术』慑住了你的魂魄,向你套问那件肚兜的下落,而你……差点
就一五一拾地什么都跟人家说了,幸好我不放心在后面偷偷跟着你,及时用『回
魂心法』将你唤醒,唉!论心智你跟黄蓉相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你根本不是她
对手,你以后跟她单独相处要处处小心了!」
「唉」吕文德长叹了一口气,沮丧地瘫倒在椅子上,道:「那如何是好?这
娘们古灵精怪的,武功智谋都在你我之上,还会这些旁门妖法,看来我们的计划
要落空了!」
「哼,才这么点挫折就让你吕大将军失去信心了?宋朝皇帝派你来守这边陲
重地也真是瞎了眼!」黑影骂道,继而安慰道:「放心吧,有我在暗中协助你,
我们并非完全没有机会,我跟她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这就是我们最大优势!她今
日施法不成,下次必定要对你故伎重施,你只需如此如此……」
另一边黄蓉也还端坐在桌边,手里举着茶杯一边旋转一边思考:「刚才那几
声猫叫分明是有人对狗官暗中示警,想不到这狗官背后居然还有高人相助,此番
真是棋差一着!看来狗官此次并非单单冲着我的美色而来,这背后还另藏着重大
的阴谋,却不知对方是何来路?有何意图?他在门外潜藏了那么久我竟未有半分
察觉,此人武功之高非比寻常,襄阳城里什么时候来了这等厉害的角色?这事得
赶快查清楚通知靖哥哥,此人若是蒙古人派来的奸细定要早早除去,免生祸害!」
话说吕文德被黄蓉施过「慑心术」后忌惮黄蓉的手段,竟然好几天不敢来找
黄蓉。黄蓉急于要查清他背后高人的来历,加之自己的贴身之物让他拿去心中焦
虑,这两件大事的线索全系于狗官一人身上,是以竟日夜盼着狗官来,几近望眼
欲穿之境。特别是那件抹胸,虽说他藏得隐秘,但要是被别的什么人无意发现传
了出去,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身败名裂事小,连累靖哥哥英名扫地
成为江湖上的笑柄才是她最难于接受的。
家里放着这么一位千娇百媚的美娇娘,身为色中饿鬼的吕文德又怎么能忍得
住不来骚扰一番呢?当这头肥猪终于有天蹑手蹑脚钻进黄蓉房间的时候,黄蓉竟
也是满心欢喜,亲自泡了一杯碧螺春递到狗官面前。
面对美娇娘的殷勤,吕文德当然是心花怒放,伸手接过绝色美人儿的香酥玉
手递过来的茶杯,手指自然「不经意」在黄蓉手背上轻轻触碰一下,却是始终不
敢抬头看黄蓉的眼睛。一代久经欢场的好色淫徒此刻竟然象害羞的少年一般一直
低着头,黄蓉看在眼里暗暗好笑。
黄蓉在吕文德对面坐下,以手托下巴拿一双剪水春眸直勾着吕文德腻声道:
「吕将军,你这些日子都跑哪里去了?把人家一个人扔在这房间里都快闷出病来
了!」
吕文德听着黄蓉娇柔甜腻的嗓音,一颗淫心心旌神摇,几次想抬起头看黄蓉
的脸都硬生生的忍住,支支唔唔道:「忙……忙些公事,冷……落了夫人,真是
……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现在吕将军来了也不迟,就麻烦吕将军陪蓉儿到外头走走吧,啊呀,
这几天真把我闷坏了!」黄蓉站起来伸个懒腰道。
「是……是」吕文德低着头站起身来,跟在黄蓉后头出了房门。
两人在院子里一前一后散着步,一路上黄蓉语笑嫣然,不断地找话与吕文德
说,吕文德却始终低着头,强抑着抬头观赏美人儿的美靥是怎样灿若桃李的冲动,
着实辛苦!
两人在前后院子里转了一圈,回到黄蓉住房前不远处,黄蓉回头见吕文德一
直强低着头的可笑模样心中暗自发笑:「就不信你能这样一直不看我!」,向前
走几步,忽然叫声「哎哟」跌坐于地上。
吕文德大吃一惊,忙趋近前来问:「郭夫人,你如何又摔倒了,难道肚子又
疼了么?」
黄蓉低着头捂着右脚踝道:「我崴了脚了!」
「夫人如何这么不小心!」吕文德道:「让吕某扶夫人回房间看看,伤得要
不要紧,伤了筋骨可不得了!」,说着便去扶黄蓉起来,黄蓉「哎哟」连声地叫,
就是起来不,道:「不行,我起不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
「你抱我回去嘛!」黄蓉灿烂着笑容抬起脸来望向吕文德道。
吕文德目光与黄蓉投过来的眼神刚一接触产立刻机警地避开道:「也只好如
此了,唐突夫人,吕某得罪了!」说着弯下腰一手揽着黄蓉的纤腰一手抄到黄蓉
两腿膝弯之下将黄蓉从地上抱了起来。
黄蓉心中暗骂:「你这狗官倒也机警!」只能任由他抱起,一路似笑非笑拿
水汪汪的春眸直望着吕文德,望得吕文德惴惴不安,自然这是因为怕掉入了黄蓉
的迷魂阵的原因。
一路黄蓉暗中沉吟:「这一路走来好象并未发现有人埋伏,以我目前的功力
这样巡视一圈应该不会有人能在此处藏得住身,看来今日可以对狗官下手了…… 」
吕文德将黄蓉抱入房间床上放好,道:「我去为夫人寻些药来」,转身要走,
却被黄蓉一把拉住他左手道:「不要走!」,说着竟将他左手按在了自己的右胸
柔声道:「奴家气闷得紧,请吕将军帮奴家揉一揉。」
吕文德只觉左手按住一团软绵绵却又饱满充满弹力的物事,知道那正是黄蓉
最弥足珍贵的美乳,心中一颤,忍不住回过头来直盯着黄蓉的胸脯。
「吕将军你看,蓉儿的胸脯美么?」黄蓉笑吟吟着用左手拎住左边胸襟轻轻
向边上分开少许,露出一截雪白无瓤的胸脯。
「美,美极了!」吕文德痴痴地盯着黄蓉的酥胸直流口水道。
黄蓉腻声道:「蓉儿也突然觉得吕将军今天好生威武哦,你看,现在蓉儿的
眼睛里就只有将军你呢!」
吕文德听着黄蓉娇媚噬骨的发嗲声忍不住望向黄蓉的双眼,两人立时四目相
对,黄蓉暗道:「好哇,你终于还是中招了!」,正要施展起「慑心大法」,忽
然一个念头闪过:「不对!那幕后之人明明知道狗官敌不过我的『慑心术』,为
何还放心让他一人还见自己,这其中有诈。」想到此处勐地把狗官的左手甩开,
眼珠子左右晃动两下,已然有了主意,淡淡道:「蓉儿走得有些乏了,想要歇息
一下,就请吕将军自便罢。」,说完面对内墙侧身躺下,再不理会吕文德。
吕文德恨得牙根直痒,暗骂:「你这臭娘皮真是善变!早知如此刚才就该在
你身上多摸两把,多揩些油水。」骂归骂,嘴里还是客客气气道「如此便不打扰
夫人休息了,夫人有何需要尽管让人来知会吕某一声,吕某告辞!」
吕文德出了房间,轻手轻脚帮黄蓉关上房门,「唿」地吐了一口长气,在脑
门子上抹了一把汗,今日面对美人儿的如花笑靥他却无福消受,反而惊出了一声
冷汗,这在他几十年猎艳生涯中从未有过的事,待以后上了手,定要好好消遣消
遣这个磨死人的小娘皮!
回到自己的房内,角落里又坐着那个黑影,见他回来淡淡道:「怎么,失败
了?」
「她今日并未对我使用她的『慑心术』」吕文德拎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满满
一杯茶一饮而尽道:「刚开始她想使来着,后来不知为何又放弃了,唉,这个女
人古灵精怪,很难猜透她的想法!」
「看来她已经料到你背后有人暗中相助了」黑影缓缓道:「定是上次为你示
警让我在她面前露了马脚,这个女人心智之高,当真是世所罕有,要算计于她不
是那么容易!」
吕文德叹口气道:「那我们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你放心,你现在手里撰着她那么大的把柄她如何安心得了,过段时间她必
定亲自前来找你,到时就只能靠你一人去对付这个女人了,我不能再暗中助你,
以免被她追寻到我的踪迹,我们的优势便荡然无存……」顿了顿又道:「成败与
否全在此一举,还望大人小心应付!」
吕文德苦着脸道:「这小娘皮如此了得,我一人如何应付得来?」
「哼哼,中原第一美人那娇滴滴的身体是这么好得的?你应付不来也必须应
付,她现在不知道你手里有了反制她的手段,只要你打她一个措手不及,你还是
有几分胜算的,所以趁着这几天你要把我教给你的法子好好加强下,或许能增添
一丝成功的机率」黑影不紧不慢地说着,吕文德想到要自己一个人去对付心智、
身体都正常的中原第一侠女心里就一阵阵发憷,但这又是个能得到绝色佳人身体
的唯一机会,如果放弃委实可惜,唉,真是两难啊!
看出他的心虚,黑影安慰道:「放心,你现在已经将那件东西交与我,藏在
哪里你自己也不知道,就算你把握不住被黄蓉的『慑心术』慑住魂魄,她也问不
出个所以然来,只要这件东西还在我们手里,她也不敢取你性命,这次我们是稳
赢不输的买卖,没什么可担心的!」
吕文德这才安下心来,走到床边躺下,幻想着黄蓉在他面前一件一件脱去衣
裳,赤裸着美艳成熟的胴体等着他来享用的情景,美滋滋地睡了过去。
上一篇:已经到头了下一篇:美少女宜古宜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