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其它小说 » 借种

借种

3月29日,今天是我新婚后开始工作的第一个礼拜天,本想两
人共度一个美好的星期天,可惜天意弄人偏偏让我和妻子两人都在星期天加班。


  我在单位里一直忙到下午3点多才下了班,兴致匆匆地赶回家里,希望早点
给妻子做一顿晚餐。
  
  当我开了房间门,放下行李。准备要走进厨房时,突然听到卫生间里有沖凉
的声音,以为是妻子也很早就回来了。  

  刚要准备敲门,突然想了想还是算了。刚要转身时,看见椅子旁边散乱地放
着女人的内衣内裤,内衣和内裤是一套,粉白色蕾丝花边那种,自己突然看着下
边开始发热了。

  双手一下抓起那条留有馀味的内裤,凑到了鼻子下边,开始嗅了起来。正在
自己沉醉的时候,突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一个裹着浴巾半祼纤细的身影,站到了自己眼前。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惊
讶地盯着我。「妹夫你这是?」
  
在场的我已经僵化了,两个生硬的声音从我嘴里发出来,「姐姐。」大姨子
我也得叫姐姐的。

  这时候,她突然疾步走过来,从我手里夺过那条内裤,顺便抓起椅子上的胸
罩,急忙又跑进了浴室里。
  
大约,自己僵持了两分钟,自己的脸庞刷的红了起来,身子开始燥热了,唿
吸的视乎快要喘不上来了。

  就在这时,浴室门也打开了。一身运动装的妻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我急忙跑到了厨房说,「我要做饭了。姐姐不要走了,吃了晚饭再走吧。」

  自己脑海里都是那一剎那的风景,做饭基本和僵尸一样机械化了。

  「哦,好。」妻姐也结巴的应了一声,便在客厅里看电视了。

  好久两人沒有说话,这时房间门开了,妻子和她姐姐两人在客厅里唏嘘了一
通,我忙出来说:「你们聊,我做饭。」便从冰箱里拿了点蔬菜,急忙进了厨房
里了。

  沒过多久,妻姐也进来了。她站到一边,看着我做饭。我也是侧面看了她一
眼,原来妻姐今天是如此迷人。

  这时,她走到我身边,一只手塞进了我的裤兜里,急忙又撤了出来。「送给
你了,以后要对我妹子好点。」话音刚落已经走出去了。

  做饭对我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强项,但是也算凑合吧。很快三人便开动了晚饭,
大约半个小时饭刚吃完。姐夫也来了电话,姐姐便急急忙忙的走了。

  姐姐走后,我便迫不及待地和妻子,在客厅里做了起来。完事后,妻子突然
说:「今天怎么这样厉害呀!」

  我说:「不厉害怎么能把你降服呀!」
  
  两人相依相偎着,沉默了许久。妻子突然问我,「姐姐今天说送了你一件礼
物,不知道是什么。让我看看。」

  我急忙说沒有。后又想说是一句祝福我们的话呵呵。

  这时候,我一只手不知不觉地摸进了裤兜里,发现是妻姐那条内裤。

  心里突然突然跳的厉害起来,于是又把妻子按到了胯下。

  这时候满脑子里都是妻姐的身影,伴随着妻子绵绵的呻吟又进入了一次高潮
中。
    
现在妻子洗澡了,我坐在电脑前无限的遐想,真弄不明白妻姐为什么要给我
丢那条内裤。
  
  4月10日晚,单位里一个朋友要结婚了,他为了庆祝能脱单,
好几个不错的朋友晚上出来一起聚了一聚。

  大家都是年轻人,难免多喝几杯。酒足饭饱后很多朋友已经酩酊大醉了,只
有两个清醒点的哥们挨个的把大家往家里送。

  我自然也避免不了,劳烦这两个哥们。可惜的是这两个哥们居然给我妻子打
电话打不通,只好被朋友亲自送到我家了。

  凌晨大约2点左右,突然被一阵凉意弄醒了。睁开眼一看我自己在家里的沙
发上睡着呢,看来妻子是生气了。居然一条毛毯都沒有给我盖。

  我上了一下厕所,才回到卧室睡下去。

  第二天妻子早早地已经上班了,因为是星期天我就沒有起床,一直懒睡着。
直到中午妻子下班回来,我才起床。

  午饭刚过,我坐在电脑前正玩着斗地主,突然妻姐来了。我刚要和妻姐搭话,
妻子这时忙拉着妻姐进了卧室里面了,这时我心里有点疑惑,急忙跑到门口偷听
着。

  「姐姐,这个月我该来例假了。可是迟迟沒有来,是不是有了呀?」

  「你沒有去做个检查吗?有沒有其他反应,例如有点噁心,厌食,烦躁的感
觉呀?」

  「还沒有呢,下午我告假你带我去看看吧!」

  「行,他不知道吧!」

  「我沒有说,昨天晚上都喝得像个死人了。」
   
这时候我心里一阵欢喜,不过还是沉着气等妻子给我好消息吧!!
  
我回到了电脑旁边,刚坐一会儿,妻子和妻姐也从里边出来了。
   
妻子这时开门出去了,听说妻姐让她买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沒有告诉我就
走了。   

我正玩着电脑,妻姐坐在一边,我一转身看到妻姐似乎眼睛里有了一丝湿润。
   
「姐,怎么了?」  

我这一问不要紧,妻姐到是直接哭了出来。  

我急忙找纸巾给妻姐擦眼泪,这时妻姐直接问我能不能答应她一件事?  

我迷煳的于是问她,是不是姐夫欺负她,她却说不是。直到最后,才支支吾
吾了半天,最终她的说想借我的种要个孩子。

  由于姐夫前年出车祸丧失了生育能力,她又不想抱养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
家里人都不知道情况,这种事只有妻姐和姐夫他们俩口子知道,如果和其他不认
识的男人借种的话,她觉得自己心理上做不到,姐夫也不会同意。

  现如今她终于说服了姐夫,但是面对妹妹她又说不出口来。如果和我借了种
的话,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妹妹,她心里也好痛苦。
   
我听到妻姐这话差点大跌眼镜,但是心里也好矛盾。难怪很多跟帖的朋友都
说妻姐留给我内裤是有意思的,今天看来确实如此,不过迷茫的我对这种事情,
我到底该不该帮忙呢,该如何帮忙呢。  

以后见到姐夫的话,我该如何是好呀。

4月11晚

  中午妻姐说的事让自己确实有点很难为,但是妻姐真诚的请求让我不知所措。
于是在妻姐和妻子走后,我便给姐夫打了电话约出来一起喝口茶。
   
  见到姐夫时,话到嘴边根本说不出来了。我们两人一直闲聊了一下午,直到
晚上7点多,姐夫非要叫我到他家里吃口饭,我也不好推辞就随着姐夫了。

  姐夫是个顾家的男人菜也很做的很好吃,顺便也喝了几杯。

  快到9点了妻姐才回来,看来和妻子已经吃过饭了,我看看表也不早了,准
备要走了等我刚站到门口时,妻姐把我叫住了。
   
  「妹夫等下,姐夫和我有话想和你说说。」

  我很明白是事情了,还沒等姐夫说出来。我就准备要拒绝。

  可是妻姐哭的像个泪人一样了,看来妻姐真的和姐夫已经把思想统一了。实
在沒有办法,我只好推脱着说回家看看妻子的口气,才跑了回来。

  回到家里看着坐在电视前的妻子,到口的话说不出来了。满脑子像浆煳一样,
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我刚走进卫生间沖着凉,突然妻子电话响起来了。

  我沖完凉刚出来,妻子说姐夫在楼下等我,叫我下楼去一趟。我本想拒绝,
可又怕妻子怀疑什么,于是硬着头皮来到了楼下。

  刚走到门口看到了姐夫的车子,我便走过去,这时玻璃摇下来了,里边坐的
是姐夫和妻姐。
「上车说吧,看妹子听到。」姐夫说道

  我看看窗边站的妻子,我只好上了车子。

  这时姐夫把头伸出来对着妻子喊了句。「我找妹夫有点事,一会就回来了。」
姐夫话刚完,已经发动车了。

  车子上大家都沒有说话,直到车子停到一家旅馆门口时,我才知道,看来姐
夫和妻姐是铁了心了。

  姐夫一下车就叫着我们下车,我和妻姐跟着姐夫来到了旅馆的一个房间了。

  房间很雅,姐夫让我和妻姐进去我以为大家还要聊一会儿,谁知道姐夫直接
把门朝外锁掉了。

  此时我的心里剧烈的跳动着,妻姐坐在一边也不说话了。

  时间一分一分过着,大约彼此坐了10分钟。妻姐开口了,「为了姐和姐夫,
难为你了。」

  此时妻姐脱掉外套里边只穿一件直筒式睡衣,还沒有等我反应过来,妻姐已
经俯下身子,双手解开我的裤腰带了。顿时我的身子麻木了,姐夫还在外边。我
这算什么呀。

  正在满脑子胡思乱想时,妻姐那双纤细的嫩手,一下握住了我的阴茎不停的
套弄起来。

  我也是男人那里受到了这些个,阴茎沒几下便被妻姐弄的硬起来了。还沒等
我反应过来,妻姐直接把睡衣撩起来,坐在了我的大腿上边,我的阴茎也随着叽
咕一声被妻姐的身体吞沒了。

  妻姐坐在我大腿上边慢慢地挺动着自己的身子,脑袋向后仰着双眼已经紧紧
闭上了。我看着妻姐睡衣里的乳房像玉兔一样开始颤动起来。实在按耐不住的我
一下把妻姐掀到了床上,疯狂的做起来了。

  大约20分钟后,我终于把亿万子孙,交给了妻姐。

  完事后,我抽着烟,妻姐收拾着自己的衣着。

  不一会,我和妻姐下了楼。姐夫也在车子里面抽着烟,大家谁也沒有说什么
话,姐夫开车把我送回了家,她们就走了。

  我看看表已经11点半了。这刻一直睡不着,顺便写一写目前的心情,可是
只是叙述了一下经过,实在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现在看着妻子睡在身边,自己却与妻姐发生了关系。将来自己该如何面对这
一切呀。妻姐和姐夫真心把我给害惨了,不过我也有点邪念。可是我为什么就把
持不住呢?  

  4月12日上午,妻子一大早和同事出去逛街了。

  一个人在家无聊,正好姐夫来了电话说想过来聊聊。大约半小时后,姐夫来
到了家里。

  我给他倒了一杯茶,我们两人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彼此都沉默了好久。

  这种压抑的气氛还得是我打破。「姐夫,昨天的事,我对不起你。」

  「噢」姐夫皱着眉头勐抽着烟。

  我低着脑袋用馀光悄悄地扫视着姐夫的眼神,从内心里我感觉到姐夫心里不
是一般的难受,仿佛有许多话要对我说。

  看到姐夫这个样子,我心里好多想对他说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和你姐的事,你也知道了。昨晚的事不怪你,是我和你姐都同意的。我
很爱你姐,每逢看到你姐一见到別人都带着小孩子到公园玩,眼眶就会湿润时,
我心里也很难过,我连最起码的夫妻生活都不能满足不了她,我这样的男人真是
沒用。」

  姐夫说着,突然嗷嚎地哭起来,大男人的哭声很渗人。

  我知道男人最难容忍的事就是妻子有外遇,孩子不是自己的。现如今姐夫如
此深爱着妻姐,盡然是如此之深。顿时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对姐夫的敬佩之意,为
了爱情,他牺牲了自己的一切。

  「我有想过要和你姐姐离婚的打算,但是自己老放不下这段感情,毕竟是多
年的夫妻了。那时候你姐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遇到了你。我便油然而生了这一
个想法,你就帮帮我和你姐吧。姐夫对你和姐姐的生活绝对不会干涉你的,姐夫
保证。」姐夫的话音刚落,眼眶顿时又湿润了许多。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的心里也是五味滋味。姐夫的心意实在叫我无法去
承担,姐夫你这是叫我做罪人呀。很多看客都以为我是在装的吧,不竟然是我也
在考虑自己的后果,毕竟这种事是有悖常理的。

  姐夫的无奈的求助,真叫我无地自容。我也是有良知的人,既然都走到这一
地步了,如果真不帮姐夫的话。那姐夫会又是什么想法呢?如果继续走下去的话,
前面的情况自己真的好迷茫。

  人人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今天我在现实中真正见识到了。但是人生十
有八九不如意,最最叫我无法逾越的,是姐夫那份无处宣洩的情感。最后我最终
在姐夫的软磨硬泡下答应了他,但是同时自己也走进了无法自拔的那一步了。  

姐夫为了你和姐,我现在都无法面对现实了。
   
  人本身就生活在痛苦并快乐中,妻姐和姐夫尚且如此,我又何尝不是呢?

  很多朋友都说姐夫为什么不人授,因为姐夫车祸后,睪丸全碎了,完全不举
的男人如果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他哪里接受的了,这也是妻姐侧面告诉我的。下
面的故事我美化了,但是绝对是真实的。写些东西出来算是缓解一下情绪吧。
  
  4月12日晚,刚吃完晚饭的我正和妻子闲聊着,突然有人敲门,
妻子打开门,这时只见姐夫一人在门口站着,我急忙请他进来,可是姐夫沒有紧
绷的脸上强笑着对我说:「走吧,姐夫今晚有点事情请你帮帮忙。」

  妻子一听是姐夫在求我的口吻,急忙推着我说:「快去看看,別让姐夫着急
了。」  

  看到如此情景,心情越发沉重起来,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看姐夫的
样子,也只好和姐夫心照不宣地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依然是妻姐在车上,我有点犹豫了,但是心里一想,如果今天不
去的话,妻姐和姐夫会不会真的翻脸,正在这时,妻姐把车窗摇下来了,看看沒
辙的我硬着头皮上了车。

  车子这时沒有走了多长时间,来到了城区一个偏僻的小镇里停了下来,我们
下了车姐夫带着我们来到一个小院落里,姐夫一边开了门,一边把一串钥匙交给
了妻姐。

  刚进屋子姐夫急忙便转身出去了,这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急忙跟
着要出去了,待我刚走出大门时,姐夫已经开车走了好远了。

  看着远去的车灯,我再一次迷茫了。

  当我转身时,妻姐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我后边,她沒有说话,只是看着我转
过身子的同时,她也转过身子直接进了屋子里面。

  这套房间不大,是里外套间,外面是客厅,一切生活用品都有,里边是一个
卧室,妻姐直接进去了,我随后跟进屋子里,沒有跟妻姐进卧室里,而是坐在了
客厅的沙发上。

  良久,妻姐打开了卧室门:「走吧,咋回去吧。」

  顿时,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一下软了。

  我二话沒说,站起来,一只手拉住妻姐的手直接走进了卧室里。

  卧室里那股扑鼻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人精神舒畅了许多,看着眼前比自己大
一岁的妻姐,虽然结婚两年了,但是风韵犹存的妻姐显示出了她那十足的少妇魅
力来,真是叫我如痴如醉一般,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实,而又正真地品读着她。

  妻姐脱掉外套,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衬衫和一条天蓝色的小脚裤,看上去修长
的身材十分的匀称。我坐在床边,静静地观赏着妻姐的身材,同时上下打量着这
个和妻子有着血缘关系的女人竟然是另有一番风味。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妻姐特別的性感妩媚,根本和前天判若两人了,当她
双手放到衬衫扣子上时,解扣的速度突然慢了许多。

  「姐?」我叫了一声。

  妻姐便极速地脱下了衬衫,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妻姐今天沒有带胸罩,两只大
白兔直接一下从衬衫里蹦了出来,是那样的丰满坚挺。仔细一看比妻子的乳房都
大了几分。
   
妻姐坐在床边缓缓地退下裤子的同时,那条精緻的水蓝色小内裤也跟着一同
腿了下来。

  此时的我,已经忘乎所以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扫视着妻姐完全暴露的身躯,
看来自从姐夫残废以后,妻姐几乎像原封沒有动过一样。

  当我看着正在入神的时候,妻姐抬起脑袋。

  「你还愣着幹什么,都不早了。」

  这时我急忙脱掉衣裤。

  妻姐躺在床上看到我那不争气的阴茎笑道:「上次太仓促了,根本沒有注意
它长的什么样子,今天一看原来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伟岸呀。」

  妻姐这番话把我也逗乐了。

  「好了別等了,上来吧。」  

像听到圣旨一样的我爬到了床上,双手不约而同地抱住了妻姐那柔软嫩滑的
身躯,此刻我深深地吻着她颈部每一寸肌肤,舌尖也时不时地在她那乳头上打着
圈,妻姐也是女人,她也需要享受生活。我想两年的情感禁锢现在也该是慢慢地
宣洩出来了。
   
我不是伟人,也不是什么圣人。我载着姐夫妻姐的夙愿的同时,也变成了一
个伪君子。

  「我要……啊……快点。」

  这句让妻姐压抑已久的情感宣言,深深触动了我心灵最丑陋的一幕。

  我的右手此时扶住坚挺的阴茎,对准了妻姐的阴唇慢慢地研磨着。直到潺潺
流水顺着妻姐两股之间徜徉时。我腰部一提,我和妻姐便真正的结合再了一起。

  我时而狂风暴雨、时而缓重轻急。每次进出都有拨动着妻姐那歇斯底里的内
心吶喊。  

叮铃铃……

  一阵电话声惊醒了暴风雨中的我。  

「你和姐夫忙完了吗?」是妻子的声音。

「还……沒有呢。」我喘着粗气,心差点蹦出来一样。

「估计几点回家?」妻子问道。

「说不来,估计今晚可能不回去了。姐夫的事情太棘手了。」我违心地撒着
谎。

  急忙挂断电话的我,看了一下眯着双眼的妻姐。

  「怎么停了?是妹子?你们男人真坏。」妻姐嘟喃着。

  「嗯。」我沒有再说什么。

  「哦」了一声的妻姐,也沉默的什么也沒说。   

  正看身下的妻姐的样子时,突然阴茎一下滑了出来。我准备用手扶着再次进
去,可是妻姐比我先一步。那双纤细嫩滑的手握住我阴茎是那样的有力度,这次
被送进去的阴茎越发比刚才硬了许多。  

我疯狂地耕耘这妻姐的这片土地,妻姐双手也沒有閑着紧紧地抱着我的腰肢。
身体便随着我的摆动而摆动。  

良久之后,知觉一来。看来成果在即了。当我全身心迸发着精华的同时,妻
姐嗷嚎大哭起来。   

我匍匐在妻姐身上,沒有动。阴茎软绵绵地依然封堵着阴道口,生怕一丁点
精液流出来。
   
我这时亲吻着妻姐的眼泪安慰道:「姐我这次豁出去了,为了你和姐夫咋们
一定要加油。」

  伏在妻姐看着自己肚皮上的我,眼泪还是止不住。温存了许久,我从床边拿
了一个枕头塞到妻姐臀部下方,我才缓缓地拔出了自己的阴茎。

  妻姐一动也沒有动,不知何时已经进入了梦乡。

  我看看表已经1点多了。出来客厅拨通姐夫电话,可惜姐夫根本沒有接。

  不一会一条信息发了过来。「別走了,你姐需要你。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看到此资讯,我的眼眶也湿润了。姐夫这个男人真的好了不起,为了爱他牺
牲的叫任何人都远远不能及。

  喝了几口水,便又回到了床上。静静地躺在了妻姐的身边,不知不觉进入了
梦乡。

  睡梦中梦见了姐夫妻姐带着他们自己的孩子在公园里玩着,他们笑的是如此
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