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afaf.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性爱强奸 » 淫虐島(01~02)

淫虐島(01~02)
上一篇:已经到头了下一篇:親愛的母親(重口味)01

第一章杜墨軒



杜墨軒出身於權貴之家,從小就錦衣玉食,備受家人寵愛,養成了驕縱自大

的性格。



進入中學,他開始玩起了女人。憑著俊美的容貌和顯赫的家世,不管什麼樣

的美女都可以輕鬆上手。久而久之,竟成了花花公子。



這日,他帶著幾個新出道的嫩模,坐著私人遊艇出海,慶祝高中畢業。



公海上風和日麗,杜墨軒躺在一張椅子上,品著美酒,享受著美女的香舌侍

奉。



另外幾名美女在遊泳池中玩水,不時拋來一對媚眼,吸引杜墨軒的注意。



杜墨軒被胯下的美女舔得舒暢,正是心曠神怡的時候。



天色忽然暗了下來,一場大霧憑空產生,將遊艇籠罩。



霧散之後,杜墨軒神秘的消失了。



……



杜墨軒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軟床上,周圍是陌生的房間。



正在疑惑,對面打開一道門,幾名美女走了進來。



當先的美女看上去有十八九歲,容貌清麗如仙,不似凡物。她的頸部被藍色

項圈緊緊鎖住,上身穿著青色的金屬束腰。胸前開有兩個圓洞,緊勒住乳房根部,

讓雪白的巨乳變得更加高聳。束腰在腰部急劇收縮,使腰部變得不堪一握。



這名仙女的手臂穿著黑色皮質長手套,腳上穿著黑色長筒靴,腰間別著一隻

皮鞭,雙腿之間垂著一根紅色的假陽具,看上去像個SM女王。



仙女後面跟著兩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她們長的千嬌百媚,玉頸被綠色項圈緊

緊鎖住,上身穿著藍色束腰,胸口露出白嫩嫩的酥乳。下陰戴著同色的貞操帶,

手上穿著白絲長手套,修長的雙腿被黑色吊帶襪緊緊裹住,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

帶來清純和性感交織的獨特誘惑。



這些妞真漂亮!



杜墨軒看直了眼,他以為這是那個溜鬚拍馬的傢夥給他的驚喜。



領頭少女來到床前,審視了杜墨軒一眼,點頭道:「容貌倒還清秀,肌膚也

白嫩,就是年齡大了點。」



後面的少女恭維道:「雲夢姐姐說得是,這個年齡可以改造成性感妖奴,巨

乳長腿也別有一番妙處。」



「嗯,倒也是!」



兩名少女旁若無人的對話把杜墨軒惹火了,驕縱脾氣發作,也顧不上這是什

麼地方了。



他大罵道:「什麼玩意,在少爺面前還演戲!戲子,知道少爺是誰不?」



雲夢輕蔑一笑:「到了淫虐島,不管你以前是什麼身份,現在只不過是個不

入等的賤器,明白嗎!」



「什麼淫虐島,你有病啊!這是橫店戲場吧!你跟著那個導演。信不信,少

爺一句話就能封殺你,讓你下半輩子去討飯。」



杜墨軒氣怒交加,一個戲子也敢藐視自己。



雲夢柳眉一豎,斥道:「大膽,身為不入等的賤器,竟敢如此無禮。見了本

奴不下跪行禮,還敢口出狂言。」



雲夢發怒之時,氣勢凜然,令杜墨軒不敢對視,氣焰竟然消退幾分。



後面少女賠笑道:「雲夢姐姐如此尊貴之人,何必同這個賤器生氣,等調教

之後,他還不乖乖跪在姐姐裙下奉承接尿嗎?」



雲夢輕哼一聲:「風吟,花頌,將這個賤器清洗乾淨,再鎖在鞭打機上,本

奴要看著他哭泣求饒。」



奉承的少女名叫花頌,和旁邊的風吟同為淫虐島的低等性奴,是中等性奴雲

夢的侍女。



她平日裡素是機靈,善於奉承,聞之急忙跪下,嬌聲道:「是,請雲夢姐姐

先去性奴休息室享用下奴的奉仕,奴婢弄好之後再叫您。」



雲夢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風吟花頌輕易制服想要反抗的杜墨軒,把他帶到一間浴室。



媽的,這兩個小妞力氣好大。



風吟花頌將杜墨軒押到浴室中間,踩在一個銀色圓盤上。



銀色圓盤自動伸出兩個金屬束環,將杜墨軒的腳踝鎖死,然後,金屬束環向

兩側滑動,迫使雙腿分開約60度。



風吟花頌將杜墨軒雙手扭到背後,上方垂下一個金屬束環,將杜墨軒手腕鎖

住,然後,用腦波控制金屬束環上升,將杜墨軒的手腕吊了起來。



隨著手腕高度的上升,杜墨軒上身也被迫向前彎,直到和地面平行。



「快把大爺放開」,杜墨軒感覺有點不對勁,不像是拍戲,於是,拼命掙紮

起來。



「呱噪!」



風吟取出隔音口塞,捏住杜墨軒的臉頰,趁他吃疼張嘴的時候,將隔音口塞

塞入嘴中。



隔音口塞自動膨脹,將口腔充滿,壓緊舌頭,使之無法亂動。上下形成兩個

凹槽,卡緊牙床,並將上下頜撐到極限。



吸音性能極好的材料頓時將杜墨軒的叫駡堵回喉中。杜墨軒只能張大嘴怒視

風吟。



花頌將杜墨軒的名牌衣服剪掉,讓他全身赤裸。



作為東亞人種,杜墨軒的身材算是高大的,足有一米八的身高,皮膚也比較

白皙細膩,全身汗毛稀疏,只有腋下,陰莖周圍的毛比較濃密。



此刻,他雙腿大開,軟綿綿的陰莖垂在空中輕輕晃動。



花頌用手指夾住杜墨軒下垂的陰莖,玩弄了幾下,笑道:「吟吟,這賤器的

活兒還挺大,以後奉仕時,想必會帶來許多樂趣!」



風吟打趣道:「小蹄子,你再眼紅,也沒法享受,沒有主人的允許,你連高

潮都不可能!」



「吟吟,你真是沒追求,難道你就不想升為中等性奴嗎!到了那時,我們不

就可以隨意享用這些妖奴了嗎?」

風吟自然也想升級,但是,又談何容易:「別磨蹭了,將這賤器清洗乾淨之

後,還要稟報雲夢姐姐!」



花頌從上方拉下呼吸管,插入隔音口塞的圓孔中,風吟拿起灌腸管,按動一

下綠色開關,灌腸管前方的假陰莖開始分泌潤滑油。



風吟把假陰莖在杜墨軒緊閉的肛門蹭了幾下,讓潤滑油塗在上面,慢慢將假

陰莖插入杜墨軒的直腸。中部的固定裝置自動卡緊肛門並吸住,將灌腸管固定在

肛門上。



花頌拿出用納米細胞製造的尿道鎖,這是一根細長圓管,納米細胞內的核心

可接受智腦的指令,進行各種操作。



在尿道鎖上塗滿潤滑油,然後插入杜墨軒的尿道,尿道鎖進入膀胱之後,開

始變形,在膀胱口,前列腺口,輸精管處形成三個閥門,以後,只有輸入指令,

這些閥門才會打開,杜墨軒才能射精,排尿。



尿道鎖外側和尿道融合,表面突出許多細長絨毛,刺入尿道嫩肉。尿道鎖中

間也開始縮小,只留下很細的管道。



以後,杜墨軒無論是射精還是尿尿,都會變得極為細長,尿出的速度也會很

快。當液體快速流過尿道鎖的時候,會帶動外側的絨毛顫動,在尿道嫩肉中產生

強烈的刺激。



最後,尿道鎖和馬眼融合,露出的部位形成一個內凹的圓穴,中間是卡槽,

可插入排尿管進行導尿,也可以逆行將液體注入膀胱。圓穴上下形成兩個金色鎖

環,可以掛上飾物和細鏈。



花頌將排尿管插入馬眼,空中降下一個圓柱形的水晶罩,將杜墨軒罩住。水

晶罩上方開始注入綠色液體,排尿管開始導尿,灌腸管自動注入洗腸液。



這一切都由禦奴島上的智腦控制,風吟花頌設定好程式之後,就跪在浴室一

側的口交訓練器上,開始練習口交和深喉的技術。



想要升為中等性奴可沒那麼簡單,各方面的性技都要達到80分以上,而評

分標準隨著主人的喜好還會變化,所以,沒有天賦的只能靠勤學苦練了。



杜墨軒看著綠色液體將水晶罩灌滿,他只能通過呼吸管吸氣。灌滿之後,綠

色液體開始旋轉,好像洗衣機一樣沖刷著杜墨軒的身體。杜墨軒身體發癢,全身

的毛髮慢慢脫離,最後,全身上下都變得光溜溜了。



洗腸液灌滿直腸之後,假陰莖也開始旋轉,震動,把洗腸液攪動起來,沖洗

直腸皺褶裡面的汙垢。



與此同時,排尿管先是將膀胱的尿液吸出,快速排出的尿液通過尿道鎖,帶

動刺入尿道嫩肉的絨毛顫動,產生又癢又痛的刺激。



直腸和尿道同時產生的強烈刺激,讓杜墨軒很難受,心中說不出的屈辱和憤

怒。



他平時可是習慣了被美女侍候,想不到今天竟然被機器玩弄尿道和直腸。



他拼命掙紮,可惜沒什麼用,想要怒駡,卻又說不出口。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反復灌了幾次腸,把直腸皺褶也清洗乾淨了,灌腸管才

亮起綠燈,停止工作。



排尿管把尿液抽完之後,又開始往裡面注入清洗液,將膀胱裡面也清洗乾淨。



這個時候,杜墨軒已經掙紮累了,無力的瞪著空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風吟花頌從口交訓練器上下來,花頌問道:「吟吟,你剛才練習得了多少分?」



「口交75,深喉射精78,深喉接尿70,你了?」



花頌皺下鼻子:「沒你厲害,我口交76,深喉射精69,深喉接尿74。」



風吟笑了下:「都差不多,到80分就是中等性奴的標準了。」



花頌點了點頭,握拳大叫:「我們一起努力吧,爭取早日升為中等性奴。」



這時,水晶罩內部液體自動排空,又從地面噴出熱風,將杜墨軒全身吹幹。



兩女將灌腸管和排尿管取下,架著杜墨軒來到賤器懲罰室,把他束縛在鞭打

機上。



這裡還有許多賤器在接受鞭打,他們撅著屁股,雪白的巨乳和充血的陰莖都

垂在下方亂晃。機械手臂抓著電擊鞭,鞭打她們的各個部位。



隨著電擊鞭的落下,他們發出或高亢,或淫靡,或婉轉,或尖利的各種聲音。



普通的鞭子是由力道決定痛苦大小,很單一,但電擊鞭卻是通過產生的電子

脈衝,刺激鞭打部位的神經系統,產生痛,酸,癢,麻,脹等各種感覺。所以那

些賤器被鞭打時,才會發出各式各樣聲音。



看到懲罰室的情況,杜墨軒心都涼了,感覺自己似乎來到了性虐集團的基地。



被束縛在鞭打機上的杜墨軒雙腿分開60度,上身和地面平行,雙手向後上

方伸直,站在鞭打機底部,雙腳被金屬高跟鞋箍住,腰部由左側伸出的腰環鎖死,

支撐他上半身的體重,並將之束縛。手腕也被後上方的金屬束環鎖死。



風吟拿出黑色的控制項圈給杜墨軒戴上,項圈自動縮緊,內側的納米機器人

開始吞噬,分解頸部細胞,讓項圈漸漸陷入頸肉中間,直到項圈表面和頸部肌膚

齊平。



接著,項圈邊緣和頸部細胞融合,再也無法取下。項圈前後出現兩個金色鎖

環,後頸伸出一根細絲,刺入脊髓,和脊髓神經連接在一起。



這個過程需要大約半個小時,神經連接成功之後,淫虐島上的智腦會自動監

控杜墨軒的神經活動,使他無法傷害其他人,也無法自殘自殺,無法洩露淫虐島

的一切。



杜墨軒的性欲也會被智腦控制,沒有允許,他永遠無法高潮。同時,再強烈

的痛苦也無法讓他暈過去,並且,大腦分泌多巴胺的功能也被抑制,使他無法通

過多巴胺來麻痹痛苦。



也就是說,再大的痛苦他也只能保持清醒,並全部承受。



風吟拿出一個透明的美瞳貼在杜墨軒眼睛前面,美瞳沁入眼中,和眼球表面

融合。在表面形成一層透明的晶體。可通過腦波控制晶體變色,隔光,播放全息

影像。



花頌在杜墨軒耳洞中放入隔音耳塞,隔音耳塞鑽到耳膜前面,和周圍融合,

固定在耳洞深處。這是一個隔水,隔音,無法取下的遙控耳塞。



耳塞默認是打開的,通過腦波可以控制關啟。戴上隔音耳塞之後,可以隨時

剝奪杜墨軒的聽覺。



「噗,噗!」耳中傳來雲夢的聲音:「試下耳塞功能,現在,測試美瞳功能!」



眼前突然一黑,接著亮了起來。杜墨軒突然發現,自己從懲罰室來到了性奴

休息室。



眼前出現幾個不同大小的畫面。正中心佔據三分之二面積的畫面是從地上仰

視雲夢的視角,可以看到雲夢高高在上的陰部。帶給杜墨軒強烈的壓迫感,仿佛

他正匍匐在雲夢腳底,接受訓示。



邊緣的幾個小畫面是杜墨軒臀部,菊穴,陰莖,乳房,臉部的特寫畫面。



從這些畫面上可以看到,杜墨軒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菊穴緊閉著,陰莖已

經嚇得萎縮,軟綿綿的垂在下方。



看到這些畫面,杜墨軒驚訝的張大眼睛,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雲夢也同樣戴有美瞳,視角是從高處俯覽杜墨軒的身體,看著他從下方抬頭,

露出驚恐的表情,眼睛視線正對著雲夢的陰穴。



其實,雲夢已經忘記杜墨軒口出不遜了,她坐在性奴休息室的沙發上,愉快

的享受著下奴的奉仕。



兩個高挑性感的乳奴以反弓的姿勢,手腳撐地,膝蓋張開,將胸腹放平,承

接雲夢的修長玉腿。



雲夢的大腿放在乳奴深邃的乳溝中,玲瓏的腳掌踩在兩個金髮乳奴的爆乳上。



金髮乳奴一手捧著腳後跟,一手握住雲夢腳背,用小嘴含住雲夢的腳趾,恭

敬的舔祗著。與此同時,雙手還握住小腳不停的按摩,讓小腳在自己的爆乳上滑

動。



雲夢的胯下也有下奴在奉仕,一名嬌羞可愛的穴奴跪在地上,用改造成陰道

的嘴穴含住雲夢下身的假陽具,頭部不斷起伏,用柔嫩的嘴穴嘬吸假陽具,同時,

假陽具插入深喉時,深喉也會夾裹假陽具進行擠壓,按摩。



通過嘴穴和深喉的擠壓,帶動假陽具內部的丁香長舌,深入雲夢的陰道攪動,

卷纏,給雲夢帶來愉快的享受。





淫虐島上,中等性奴雖然不禁止高潮,但是她們的陰穴只有主人能夠享用,

穴奴只能奉仕假陽具,帶動暗藏的丁香長舌奉侍陰穴。



穴奴下面,趴著一名冷豔的舌奴,她正努力抬頭,伸出改造過的柔美長舌沒

入雲夢的菊穴,在直腸裡面輕挑慢彈,帶來充實美妙的舒緩快感。



雲夢端起紅酒抿了一口,愉快的俯視下方的杜墨軒,這個賤器已經被束縛在

鞭打機上,只要自己一個念頭,就能讓他品嘗到什麼是痛苦的懺悔。



「賤器,現在感覺如何,是否明白自己的處境!」



這段時間的經歷,已經打破杜墨軒的認知。在他的知識裡,地球上應該沒有

這麼厲害的科技。



「難道我被外星人綁架了!」



現在,被束縛在鞭打機上,看著機械手臂握住的幾條鞭子,他害怕的顫抖起

來。畢竟,他只是個高中生,並沒有經歷過什麼挫折。



平時他遇到什麼難題,報出家世就可以輕鬆擺平,現在這種叫天天不應,叫

地地不靈的情況,讓他不知該怎麼辦!



「你……我錯了,繞了我吧!」想要叫對方,卻又害怕再次冒犯,只好先求

饒。智腦控制項圈,自動將杜墨軒想說的話播放出來。



雲夢愜意的踩了一下,讓舔腳的乳奴發出一串甜美的嬌吟。



腳心傳來柔嫩綿彈的觸感,雲夢舒服的眯上眼睛。脫下高跟鞋後,再讓乳奴

舔腳,真是種幸福的享受。



「賤器,在任何比你等級高的上奴面前,你都要學會保持恭敬和馴服。現在

本奴就給你上第一課,在鞭打下領會恭順和馴服的真意。在痛苦中呻吟,顫抖,

並滿懷感激的接受吧。」充滿狂氣的仿若惡魔一樣的話語,自然流露出一種高高

在上的氣勢。



全身赤裸被束縛在鞭打機上,隨時都可能被鞭打的杜墨軒不寒而慄,心中泛

起軟弱的感覺。



他只能拼命求饒:「不要打我,求你饒了我吧,我剛才睡糊塗了!」雲夢好

笑的看著這個賤器,從剛開始的囂張狂妄,一下就變得卑躬屈膝,還真是軟弱。



不管這個賤器是什麼表現,這頓鞭打都是免不了的。島上新進的賤器都要先

來一頓殺威鞭,直到打得他們馴服為止。



反正不管什麼樣的傷勢都可以修復,加上他們也無法暈過去,無法麻痹痛苦。

所以,不管多麼堅強的賤器,都會在殺威鞭下顫抖,哭泣和求饒。



只不過是時間長短而已。



雲夢用直腸夾了一下舌奴的丁香長舌,示意他用更激烈的舌技奉仕:「賤器,

先給你說下鞭打規則,每一次鞭打,你都必須說出被鞭打的部位,並且報數,然

後說『雲夢姐姐打得賤器好爽,賤器叩謝雲夢姐姐的鞭打,賤器以後會更加用心

的奉仕,為雲夢姐姐舔肛接尿』,報數錯誤,加一鞭,話說錯,加五鞭。現在就

先來五十鞭醒醒神。」



在鞭打機上設置好,用中等痛苦鞭打,雲夢就準備看這個賤器的痛苦表情了。

每次看到這些賤器被鞭打,雲夢就會興奮起來。



杜墨軒還想求饒,機械手臂已經開始工作,第一鞭打在杜墨軒的背部,火辣

辣的疼痛從背部擴散,讓嬌生慣養的杜墨軒用力掙紮起來。



他表情痛苦的怒視雲夢,不管不顧的亂罵起來。



等了五秒,智腦見杜墨軒沒有反應,自動加上五鞭,並提醒了下:「還有五

十五次鞭打,請做好準備!」



杜墨軒見左下方出現一個黑色的數字:55。



然後,第二次鞭打又開始了,擊打在杜墨軒的大腿上,這次讓杜墨軒更加痛

苦,也更加憤怒了,他的叫駡也開始升級,吐出各種汙言穢語。



雲夢有趣的看著這個賤器的表演,前倨後恭,然後又憤怒的亂罵,充分演繹

了變臉的絕活。她拍了下穴奴的桃腮,示意他加快速度,她的陰蒂已經興奮得硬

起來了。



第三次鞭打在杜墨軒的臀部,他有點後悔,不知道該不該說出那些屈辱的話。



一下子把自尊丟開,對他來說,還真是有點難。



第四鞭打在杜墨軒的菊穴上,劇烈的痛苦讓他四肢痙攣,眼睛上翻,露出一

對白眼。



第五鞭很快落下,擊打在杜墨軒的睾丸上,他仿佛死魚一樣,無力軟了下來,

全靠腰環支撐著體重。



「嗚嗚……別打了……我聽話了……求求你別打了……嗚……我真受不了了!」



才五鞭就屈服了,雲夢有點失望:「那就說吧!」



說什麼?劇痛中的大腦有點麻木,沒有反應過來。



雲夢笑了下:「那就繼續!」



第六鞭擊打在杜墨軒的陰莖上,他痛苦的哭泣起來,終於想起屈辱的鞭打規

則:「嗚嗚……第六鞭……陰莖……雲夢姐姐打得賤器好爽……」



這段話很長,雲夢是故意的,果然,杜墨軒第一次沒有說全,再次加了五鞭,

此時,左下角的鞭打數字已經變成80。



杜墨軒痛苦的看著雲夢的陰穴,那個長著巨乳的漂亮少年,正滿臉媚意的上

下吞吐著假陽具,難道,我以後也會那樣,跪在那裡,露出淫蕩的表情替魔女口

交。



直到第八鞭,杜墨軒才能完整的說出那段充滿屈辱的臺詞。



機械手臂的鞭打部位和時間都是隨機的,讓杜墨軒無法提前做好準備。鞭打

下,他感覺越來越痛苦,大腦卻越來越清醒,連暈過去都做不到。



地獄般的痛苦折磨完全摧毀了杜墨軒的心理防線,讓他感受到自己的無助,

他漸漸成了一條在鞭打下顫抖,哭泣,讚頌的賤器。



在鞭打的強烈痛苦下,每次說出這段屈辱的臺詞,都像是在洗腦。讓他在劇

痛中拋棄自尊,在屈辱中沈淪。



他仿佛真的成了一個賤器,卑微的仰視主人,被她的喜怒哀樂支配,隨著她

的表情顫慄。



鞭打不知持續了多久,杜墨軒能清晰的感知到這深入骨髓的劇烈痛苦,他不

知道自己是怎麼忍受下來的。或許,是他完全無法逃避。



「第一百六十五鞭,陰莖,雲夢姐姐打得賤器好爽……」最後一鞭結束,智

腦放開了管控,杜墨軒終於幸福的暈了過去。



昏迷前,他看到雲夢興奮的呻吟,用力按住那個漂亮少年的頭,將下身的假

陽具全部插入他的口中。



漂亮少年臉上帶著迷醉的表情,喉嚨不斷滑動,吸吮假陽具噴出的液體。胯

下美白的陰莖高高翹起,興奮得拼命亂顫,龜頭好像花苞一樣漸次盛開,從花蕊

中噴出一股極細的尿液。



尿液好像用針筒推出一樣,強勁又纖細,在空中散開。



漂亮少年那迷醉的表情和龜頭盛開的畫面,帶給杜墨軒無與倫比的刺激,深

深刻入杜墨軒心靈,讓他不由自主想到:花開了!






上一篇:已经到头了下一篇:親愛的母親(重口味)01